何處尋白骨

一切都糟糕透頂。

原本以為三年之後再也不會遇見這麽糟糕的情況,結果生活完全步上舊軌。可憐的成績,充滿惡意的陰謀家,被凌遲的愛情。

原來我兜了一大圈還是黑暗圈養的一隻羔羊。

那麽親愛的黑暗,好久不見了。想我了嗎?

和前桌玩文字遊戲,寫滿了頹廢語句的紙傳來傳去。我說:你的眼睫間藏著多少根紅線。她不搭調地來一句:這倒春寒這麽猛,叫我到哪裡去尋你的白骨呀。

何處尋白骨。

我突然想起來無數次幻想摯愛以各種不同方式死在我面前的場景。仔細想想都很有趣,可總讓人心驚膽戰。

我問一個人,你若死了,我何處尋白骨。那人沒回答。

我也沒再深究。

總覺得,骨骸與頭髮是生命和世界最根本的連接。

你的骨頭在哪裡?你的肌膚與曾為我跳動的心臟遲早得爛掉,那你的骨頭可不可以讓我一直一直抱在懷裡?

因為啊,就像完整的扎西姆說的,我用全身的骨頭在愛你。

你所有的情書,都刻在骨頭上吧。

就算我也只剩白骨,也仍想收到你的一紙情書。

 
评论(1)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