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次元旅行者的妻子(翼设定)3~7章完结

 3~7,全文完结
 
Chapter .3
     夜幕渐渐笼了下来,夺目的灯光点亮了萨克琉亚。封真从口袋里面摸出一根烟,擦亮了火柴。他其实不爱抽烟。这是跟他哥学的坏习惯,当年还被母亲雪华发现责罚过。
     他缓缓吐出白烟。
     呸,他一个藏宝猎人怎么会伤感。这是他们这行的职业病罢了,总要给人点沧桑感才有味道才能吸引老实的好人家小姐上钩……
     缭绕的烟雾之中,他烦躁地取下口中的烟。下午遇见的神威的那双眼睛在他脑海里面挥之不去。封真有些怀疑,是不是每个神威,都喜欢用那么笔直的眼神望着他的眼睛,或者说,“封真”的眼睛。不管是思念还是……仇视。
     紫水晶的刀片般……
    
     “喂!把钱交出来!”忽然,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从拐角的阴影里冲出来,拿着刀子把他围住。
     “哦?钱吗?”封真回过神来推推眼镜,突然把烟头拧进了为首者的眼睛里,露出了灿烂的微笑。看着那个哀嚎着倒下去的歹徒,封真的眼里闪烁着狼般的幽光:“想要的话,请自便。”
     其余几个混混闻言愤怒地冲了上去,却只听得耳畔一阵“嗖嗖”的风声。反映过来时,他们惊恐地发现自己脸上已经血花四溅、有的甚至伤口深可见骨;而那个穿风衣的高个子男人甚至都没有迈一步,只是冷着脸操纵着袖中射出的带倒钩的长鞭,将空中的血珠串成链。
     他们狂叫着落荒而逃。
     “呵,这就走了吗?”封真笑了笑,却看见一个人把刀子向他掷过来。虽然轻松闪过,但他被激怒了。他用长鞭缠住了掷刀者的脖子,用力一收。
     就在那人快给拉到自己面前的一刻,封真突然感觉脚下有些不对劲。还没来得及细想,他就吃惊地看见魔法阵已经涌起法力波涛包裹住了自己的大部分身体。
     怎么回事!?他没有感应到店主那边的操作啊?!?这是怎——!!
     然后,他就被整个卷进了次元隧道之中。
   
     这是一次比以往任何旅行都颠簸的穿越旅途。之前的扭曲恶心感都被放大了百倍,在强烈的抛坠感中封真终于重重地背部砸向地面。
     他闷哼一声,缓了半天,艰难地把自己从地上撑了起来。这还是他头一次如此狼狈地坠落要不是身下是厚厚的积雪,他说不定早就吐血而亡了。
     正当他还喘着气的时候,突然一阵吱呀踏雪的声音响在他背后,然后一个清冷的声音问道:“你怎么了?”
     封真回头一看,就看见有一个有着神威面容的少年身着深蓝绒面披风,孤零零站在雪里,凝视着他。
     哦,又是一个神威……等下我还没戴兜帽啊!
     “我……”封真尴尬得不行,要是这个世界也有一个和自己一样的“封真”,那他该扯一个什么样的谎!?
     “少爷!神威少爷!您别乱跑啊!”这时,一个红发女人急匆匆跑了过来,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安静,“庄园后山有狼的,您……咦!侯爵大人!?”
     神威没有移动视线,只是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道:“我不认识他。火炼小姐,他是谁?”
     那个叫火炼的红发女子愣了愣,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啊,没什么……我们,我们先回去吧?”然后趁神威转身的时候,对封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对他招招手示意他慢慢跟上。
     封真赶忙从雪地里爬了出来。
   
     火炼让侍女带着他去书房等候。
     站在高高的木框玻璃窗前,封真皱着眉,抱肘望着窗外的雪野。
     刚刚过来的路上,他看着这个世界的神威一个人快步走在前面。雪野寂静,仿佛万物已经朽去,只有那个深蓝色的身影才是唯一的活物,却正坚定地走向黑暗的深渊。
     那种姿态过于凛冽锋利,让他不禁想起了另一个人。
     “咚咚。”有人敲门。封真回头,看见火炼端着一盘冒着热气的茶点进来了。火炼才把东西放下,就提着长裙行了个屈膝礼。
     封真想起刚刚她喊自己“侯爵大人”,慌忙想辩解:“我不是……”想了想,硬着头皮改了口,“……礼节就免了吧。”
     他走到扶手椅旁边,尽量优雅地坐下。
     火炼站在他旁边,欲言又止:“那个,呃……大人,您……您怎么突然光临我们雪烬庄园了呢?我们听说您自从去征服了暮色山谷,回来之后就很少,很少离开夜刃堡了……您……”
     “偶然经过。”封真尽可能言简意赅地回答。不知道这位“侯爵大人”是不是这样摆架子的?
     火炼点了点头:“啊……也,也是……您,您是来打猎的吧,您的衣服都溅了血了……您贵体无恙吧……?”
     封真想了想,回答道:“嗯。神威也可好?”
     火炼愣住了,一时之间书房里只有壁炉里的火焰噼啪作响。半晌,她才重新开口,但封真突然发现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惊讶地抬头一看,火炼竟然已经红了眼眶:“公爵少爷他还是老样子,他,他……”她终于落下了眼泪,“侯爵大人,您可不可以不要再来了?”
     封真震惊地看着这个女人呜咽着。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神威和“自己”发生了什么,但是从一个濒临崩溃的女人絮絮叨叨的话语中,他渐渐还是明白了。
     “您和少爷他从小就一起长大,令妹也和少爷情同手足,您一定清楚他看起来有多独当一面,心里就多固执。
     “我知道,他对您的感情不仅不被神允许,我们也没有资格让您冒着削爵流放的风险来给他一个回答,可是……
     “您毕竟曾与他是好友啊……
     “从您与他断交开始,尤其是您去征服暮色山谷的那一年,少爷他每天都不说话不睡觉就是盯着您送他的东西,直到他慢慢忘了您,可您在凯旋晚宴上也见到了他根本就不是真的释怀了!”
     火炼泣不成声。
     “……他只记得自己爱过一个人,却不记得那个人是您、不记得您曾经和他是朋友了……
     “两年了……他现在经常偶然想起“爱过谁”,可是一想起来就会摆弄您在他7岁那年送他的魔法礼物,完了又会忘记这件事。他根本没办法控制那个魔力,也不能控制自己的力量……
     “再这样下去,少爷肯定不能正常活下去,更别提继承爵位了,百年雪烬庄园也迟早会被毁掉的!”
  
     封真坐在扶手椅里,沉默半晌,才缓缓开口:“你希望我怎么做?”
     火炼深呼吸了几次,拿出手绢拭去眼泪,慢而坚定地吐出一句话:“请您以后,不要再造访雪烬庄园了。而且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不可以把那些您小时候送他的东西都拿走?那些东西原本就是夜刃堡藏宝库里面的,随您处置,就算丢掉也……”
     “我明白了。去拿吧。”封真一下子从椅子里站起来。
     他们走过狭长的走廊,登上通往神威卧房的黑松木楼梯。封真祈祷着那个跟自己面貌相同的侯爵不会怨恨自己的行为——
     怎么可能怨恨。封真的脸色沉了沉。他都能把神威害成这种样子了,怎么还会管神威的死活?
   
     火炼轻轻推开卧房的门,神威正睡在床上。
     封真站在门口,远远望着这个神威的睡颜。窗外雪反射出刺眼的白光,将这个纯白的房间映的无比明亮。雪光映在少年苍白的面庞与纤长的睫毛上,让他看起来像是个瓷器,毫无生气。封真甚至觉得连空气都太重了,重到仿佛下一秒就会把他压碎化作晶莹的陶瓷粉末。
     他静静地看着。这的确是,最像那个吸血鬼的神威了。
     神威在火炼收好东西交给封真的时候哼了一声,慢慢醒了过来。火炼吓了一跳,连忙对封真耳语“您先回书房”,然后关起门去照顾神威。
   
     封真站在书房里,一言不发地将那些“礼物”收进袋子里。他感觉胸口很闷,透不过气。
     魔法阵又毫无预兆地在脚下展开。这次,他没有惊讶,而是凝视着窗外的皑皑白雪,最终慢慢闭上了眼睛。
    
     等火炼再回来时,书房里只剩下了已凉透的茶点,仿佛从未有人来过。
   
   
Chapter .4
     虽然旅途和之前一次一样意外颠簸,但有了心理准备,封真还是稳稳着陆了。只不过这次着陆的地点有些不一样。
     他落在了一棵树上。
     正当他从树上往下爬的时候,突然看见一个人向他走了过来。封真眯起眼睛一看,吓得又三下两下爬回了树冠之中。
     怎怎怎么又是神威!?
     封真默默叹了一口气。这小子大概是自己命里的劫祸……
     树下那个神威穿着简单的短袖衬衫和制服长裤,背着一个大大的背包,急匆匆地走来,看上去是要去旁边的那家咖啡厅。然而就在封真揪着一把树枝隐藏自己的时候,那个神威突然一仰脸,直直盯着他:“桃生封真你在干嘛,为什么要爬树?”
     封真一紧张,捏断了手里的树枝。没办法,他叹了口气,从树上一跃而下。
     他拍了拍身上的叶子,刚想自我介绍:“你好,我……”
     神威突然打断了他:“这是什么衣服?你在cosplay吗?”
     “这……”
     “不是说要教我代数的吗,你没带你的笔记本?”
     “我……”
     “你已经订好座位了?几号桌?”
     “那个……”
     封真被这一连串的问题击晕了,看着那双耿直的大眼睛支吾半天答不上来——谁叫他之前遇到的神威都是那种惜字如金的人呢?
     而神威则拧起秀丽的眉毛,迟疑一下,问道:“你……不是桃生封真吧?你是不是异世界来的人?”
     封真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一般疯狂点头。
     “跟我来。”说着,这个神威干脆利落地把他拽进了咖啡厅。
  
     两杯温热的焦糖拿铁端了上来,封真还是头一次那么手足无措。这个神威太主动直接了,反而让人不知道如何是好。
     “抱歉,”神威撩开自己的刘海,用一个海蓝色玻璃的手作夹子加起来,然后呷了一口咖啡,“最近在准备考大学,有点太神经质了。”
     封真回过神来,淡淡一笑:“没关系,是我出场的样子太失礼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封真,是藏宝猎人。”
     “哦,看着也像。我是司狼神威,高三的学生。”神威一只手支着下巴看着他。
     “你都不奇怪吗?异世界这种说法……”封真稍微有些惊讶。
     神威漫不经心地扇动自己的眼睫毛:“有什么奇怪的……世界既然是四维的,就肯定会有其他次元啊……”他突然对封真眨了眨眼睛,“异世界是什么样的?”
     封真哑然:“……你都不会怀疑我随便说什么东西骗你?”
     “有什么好怀疑的?听你讲故事我又不吃亏。而且我干嘛不相信你啊。”神威毫不犹豫地回答。
     封真愣住了,过了一会,才又笑了出来。
     这个神威,的确是跟其他的大不一样。
     应该是过得还……比较幸福吧。
    
     封真从小小的背包里瞬间抽出大大的羊皮藏宝图,那个连接着次元的口袋让神威倒抽气的同时更加对“异世界”深信不疑。
     他指着羊皮纸上缓慢变化的次元地图,一个一个给这个“神经质”的少年讲述异域的故事。在天空中飞舞的大象,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兔子部落,有巨兽看守的图书馆,气孔中喷出花朵的鲸鱼,永不停歇的旅行四人组……
     “有和我长得一样的人吗?”神威突然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有啊。”封真难以克制地笑了开来,“不过性格真是大不相同。你们的世界是怎么样的?”
     “啊……”神威没劲地趴在桌上,“就很无聊很普通啊……普通的科技,普通的学校,普通的自然……”
     封真看着他头顶的发旋儿:“你过得幸福吗?”
     “啊?还好吧,就很平淡啊……上学放学,跟同学一起打游戏,放假回冲绳那边冲浪啊赶海啊,还有和我认识的那个封真通个电话啦……他挺像老妈子的有时候很烦……”神威说着说着,眉头微皱,嘴也无意识撅了起来。
     封真看着那赌气的表情,眼里满是笑意:“那就是,还挺幸福的吧?那就好。”
     神威刚想反驳,却看见封真手腕上的一个玛瑙坠子突然亮了起来。
     “啊,抱歉,我得走了。”总算看到店主的呼叫,封真松了一口气,“有缘再见吧!”
     说着,他收好东西站起来,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揉乱了神威的头发。看着神威一脸困惑把头发理好的样子,他笑出声:“你的性格,可比我认识的那个神威好多了。”
   
     神威看着封真步出咖啡厅,站在四月柔和的阳光里,朝他挥手告别。他也挥了挥手,然后看见一个魔法阵涌出光晕,包裹住了那个次元旅客。闪光过后,一切了无痕迹。
     可能是白日梦呢?他晕头晕脑地想,低下头拿出了笔记本和书。
     过了大约十分钟,桃生封真解决了导师给的额外任务,匆匆赶来。
     “都说了不要老喝咖啡……诶?你一直用的那个夹子呢?”桃生封真拉开椅子,急匆匆坐下。
     司狼神威摸了摸头顶:“咦?……不知道,掉在哪里了吧?”
  
  
Chapter .5
     终于回到了店里。封真头一次觉得这鬼地方真是亲切。
     四月一日如往常一般迎了上来,但封真感到有些不同。他看着店主不安的表情,皱眉问:“请问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四月一日把他带进茶间坐下,表情有些凝重:“次元被干扰了。是很强大的魔力,我怕是那个家伙还没……”他攥紧了拳头。
     封真想起自己在白鹭城的见闻,以及小狼一行人的遭遇,大概明白了一些:“我是被卷进了次元裂缝吧?”
     “没错。你应该庆幸自己命大,没有被抛进虚空里面。不过……”四月一日端起酒杯,“我得杜绝这种事情再次发生。”
     “要怎么办?”
     “这个店不存在于任何一个次元,是次元的缝隙——换句话说,也可以成为各个次元的结点。我要用一个东西来加强店的力量,铺成连接和稳定各个割裂次元的网……”
     封真也端起自己面前的酒:“需要我去找什么?”
     “两把剑。”四月一日呷了一口酒,“你先在我这里休息一天,我到时候送你去。”
  
     旅途之中,店主的话回响在封真脑海里。
     “这个世界,跟你离开小狼他们之后去的那个翡翠东京类似,也是经历过浩劫的,不过时间已久,过了大约25年。你跟着这个罗盘,找到之后按罗盘上的宝石按钮,它会把剑收进去直接把力量传回来,你不用着急慢慢找,回来把罗盘给我就好了。”
     这次旅途很平稳,时间也比较宽裕,封真还先给自己置办了一身新衣服——毕竟天气稍微有点热,那个风衣太厚了。
     他顺利找到了那两把剑。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两把剑被厚厚的塑料布裹得很严实。但当封真憋着气抖开积灰扯掉塑料布时,两把剑仍然折射出神秘的虹色光芒。
    
     封真利用微型通讯仪联络了一下店主,店主表示力量已经被传送到了店里,他还可以在那边再呆一会儿。得到了许可的封真自然不会放过探险的机会,立马在城市里转悠了起来。
     博物馆和图书馆这种地方他自然不会错过,毕竟这是第三次到“东京”,他很想知道这个地方的全部历史;神社寺庙这种地方也往往隐匿着奇妙的宝贝……
     现在他坐在街边的长椅上,悠闲地喝着一罐午后红茶。
     “所以名字真的是寄托着父母的期待呢。”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娇俏的女声,“神威君你的名字很特别耶,司狼神威……怎么来的呢?”
     神威?
     封真连忙看过去,却看到一个长相普通的陌生人。
     “百合子想知道吗?”那个人笑着对女孩子说,“25年前那次大灾难的时候,我刚刚出生。家父去帮我登记户口,本来就选了这个名字。结果工作人员说认识一个也叫这个名字的少年,因为这个名字吃了不少苦头,认识的人性格大变什么的。不过家父回来想了很久,反而觉得即使是痛苦也没关系,终究可以让我成长为一个更加坚韧成熟的人。”
     “啊,令尊对你期望很高耶。”
     “是呀……”
     封真悻悻转过头。
 
     不是神威。
     就算有着相同的名字,也绝不是他。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灵魂肯定不同……
     话说,在这个世界里,他还没有遇见神威?
     呃,没遇见是正常的事,以前千百次旅行不也是在流沙东京才第一次遇见神威的吗,每个世界都遇到神威才不正常吧……嗯,一切都没有不对劲。
     真是个正常到让人恼火的世界。
    
     封真漫无目的地在街上乱转,一晃就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刻。天气太热他也烦不了去吃晚饭,在路边的小摊子买了个巧克力冰淇淋就翘着二郎腿坐在公园里边吃边发呆。
     他不该买巧克力味的,腻得他喉咙发痛。
     “咔嚓咔嚓”两口吃完底下的蛋筒,封真摸着下巴开始了思考。
     跟翡翠东京类似……就是说这个东京和那个幽灵神威所处的东京一样,遭受过那样的超能力的决战——说不定就是幽灵神威战死的那一役,也就是说,不排除这里的“神威”和“封真”已经双双战死的可能?
     妈的。
     封真咬着牙把蛋筒的包装揉成一团,狠狠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就在他环顾四周打算跟店主联系早点离开的时候,他突然僵住了。
     不远处那个长椅上坐着一个人。
     他穿着西装,像是一个上班族。晚风从林间穿过,撩动他额前的碎发。如血的余晖映着他的侧脸,给那白皙的脸颊蒙上了软红的薄纱。
     封真悄悄走近。
     他看见那个人的胸牌。“司狼神威”。
     神啊周围居然还有放浪漫音乐的。神啊神啊我的神啊。
   
     “你好,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封真开口道。
     妈的自己就不该吃那个巧克力冰淇淋的搞得他一个大男人浑身上下都是那种小女生的味道,太可怕了。
     神威愣了一下,点头允许,看来这个世界原本的自己的确是死了没错。
     接下来他们开始了小心翼翼的对话。
     年纪。他怎么能想到这个神威只有四十岁!看起来明明只有16岁!有神威灵魂的都是这种抗衰老体质吗?
     爱好。没话找话他只能瞎咂。万幸啊神威提到的书他碰巧在图书馆看过几页,自己的回答应该算又绅士又完美。
     然而……
    
      “……我认为,不去想未来是什么样,它也会照常发生,一步一步地,按着它在过去埋下的伏笔,……它终究会在恰当的时刻发生。”
     神威一字一顿地说着,仿佛在用力镌刻什么隐含着悲伤的谶语。
     封真突然冷静了下来。
     没错。这的确是神威。
     是东京的神威,经历过痛苦与别离的司狼神威。不管是化为幽灵被禁锢于神社,还是撕毁双子星的羽翼后苟延残喘半生,他都是这样,被往昔的选择的痛苦缠住脚踝,一路孤独踌躇至此。
     他不知道怎样才能安抚他,于是,只能试探性地开口:“可是这些温柔的记忆,还是能够在一个人孤独的时候带来温暖和慰藉啊。哪怕身边没有别的人,心灵也绝不孤单,不是吗?”
     神威完全愣住了,那双紫水晶般的眸子微微颤动,仿佛要流下泪来。
     “你和那个人,还真的有点像啊。”
     封真看着他的眼睛。他知道神威在期待什么,是一个回答,一个幻觉,一个重新开启的梦。
     他该走了。
     最后的最后,他自我介绍道:“鄙姓司狼,司狼神威。”他直接照搬了白天那个年轻人跟女伴的解释,然后看着神威站起来,趁着天黑偷偷抹了下眼泪。“我是封真,桃生封真。”神威笑着回答,带着些微鼻音。
     再见。
  
    
Chapter .6
     告别神威,封真一个人站在空无一人的公园里。
     心脏大概是出了什么毛病,又轻松又沉重,还在那边中了邪般狂跳不止。封真抹了一把脸了,一个大大的深呼吸。
     神威。
     天哪……神威!
     太可笑了。他见过多少人多少事,怎么可能因为找不到什么就在那儿不安得好像是丢了最心爱玩具的狗,又怎么可能因为找到了就开心的像是明天就要去春游的小学生。
     不过是认识的一个吸血鬼而已……本来就不是本尊,只是有着相同灵魂的人而已……
     他点起烟用力吸了一口,给烟呛得咳个不停。
    
     ……不过是一次普通旅行中遇见的吸血鬼。
     当初第一次听说“吸血鬼”,是从自己那个中二至极年少离家的哥哥那里听来的。星史郎说到那个“昴流”,假惺惺的笑脸上居然能出现一丝裂痕;而他则对“神威”这个名字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神威”。神的威严。到底是怎样的少年才能同时担负阴翳与荣光?
     直到他有一天到了流沙东京。
     少年清秀的面容就像隽永的象牙雕塑,精致的冷漠雕刻成沙漠帝国的王冠。第一次见面的近战,他触到了少年手腕上一小片皮肤,那种冰凉的触感让他立马确定这个少年肯定是哥哥说的“吸血鬼”。
     更别提他的同伴还叫他“神威”。
  
     流沙东京的几年,灼人的酸雨没停过几天。每次见到神威都是两方的交战之中,眼镜掉了又掉,可是神威的皱眉、冷漠、愤怒,他都一丝不落地看在眼里。封真真的觉得,这个有着金色猫瞳的紫水晶少年,简直就是战争天使。
     那其他表情呢?
     幽灵的怅惘吗?花匠的失落吗?公爵的绝望和疯狂吗?学生的不谙世事吗?他有太多不知道的事情了这该怪他吗!?他已经旅行了那么多次如果放在一个地方来计算他的旅行资历已经有七十几年了在流沙东京他就呆了该死的那么两三年!
     可是……
     笑容。
     封真突然记起来,他遇到神威半年后,有一次两边的人都出去狩猎,刚巧碰到了一起。激烈的战斗中一只巨兽蹿出,将他俩和各自的同伴冲散,两人直到被拖到沙漠中心才算是把那怪物打死。
     那天先是刮了沙尘暴,又下起了酸雨。等到他们好不容易从躲藏的坍圮岩洞里出来时,却看到了许久未见的没有一丝云的晴朗夜空。他和神威对一块烤蝎肉谁也不肯让步,神威被他的话惹恼了,抬脚一踹,他崴了下就滚下了小沙丘——当然,那个烤蝎肉还被他高举着没沾上一颗沙子。
     神威看着他,突然就大笑起来。
     封真记得,当时自己趴在沙子上,怔怔地看着神威。少年笑得并不矜持,可是虎牙白白的小小的,隐约能看见微红的牙肉。他紫水晶般的大眼睛弯成两道月牙,可是在那高远的缀满繁星的苍穹下,那眼瞳中仿佛也闪动着几十亿个璀璨的银河。就算他爬了上来,神威也还是含笑瞪着他,似乎他们之前从未有过纷争。
     纯粹,美好,仿佛与一切的苦难和血腥毫无瓜葛。
     封真被快燃尽的烟头烫着了手,回过神来。
     好吧,好吧。老练的猎手认输。
   
   
Chapter .7
     “封真君,谢谢你。”四月一日把那个罗盘递到刚好起身要去拿酒的百目鬼的手里,转脸问封真,“这次旅途还行吧?下次想去哪里?要不要休息几天?”
     封真环顾了一下这家该死的店,敷衍地笑着闭上眼睛:“不用。现在就启程吧,送我回家。”
     好吧,他是需要家庭的抚慰了……不,他绝对不会跟妈妈诉苦,想都别想……多大人了……
  
     落地,睁眼。银杏叶飘落,熟悉的庭院。哥哥讨厌的笑脸。
     “封真?你怎么回来了?”星史郎不动声色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把眼镜摘了下来。
     “你刚才又和妈打了一架?后院还好吗?”
     “没有。妈在后院和客人喝下午茶呢。绅士的礼节可比战斗还累。”
     “谁敢和她一起喝死亡下午茶……”
     “昴流。”
     “……哈?”
     “还有神威。吸血鬼双子。”星史郎耐心解释,“你哥哥我好不容易找到昴流,躲开你那个残暴的小可爱的攻击,然后把昴流劝到回心转意了,这叫真爱无敌,小朋友。”
     封真脑子一片空白,他根本没听见星史郎说的解释,一切太不符合逻辑了,什么白痴罗曼蒂克电影的峰回路转情节,命运是个什么东西,神为什么不去死好了——他什么也骂不出来,只能咬牙切齿地呢喃着:“你这混蛋哥哥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啊。”然后一把把挡在他面前的星史郎用力拨开,头也不回地向后院大步走去。
     “小朋友。”星史郎不屑地笑了。
    
     后院里的三个人都被封真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封真望着雪华,局促地叫了声“母亲”,然后目光笔直地落在了神威的身上。
     神威的表情略显惊讶和疏远,可是已经没了敌意、排斥。他不知道应该感谢母亲还是哥哥。
     三人都察觉到了封真的眼光。一番面面相觑之后,神威主动站了起来:“……找我?”他微微昂着头,像是只高傲的孔雀。
     封真目不转睛地点头。
    
     两人站在房子另一侧的银杏树下。
     “干什么?”神威有些不耐烦地抱肘。封真并没有回答,只是盯着他看,看得他有些发毛:“你到底要干嘛?”
     封真没有错开视线:“我想送你东西。”
     “不必了,谢谢。”
     “神威……”
     神威的眼睛已经转为金色的猫瞳:“我是因为昴流跟那个猎人和好了才同意陪他来这里的,他喜欢那个吸血鬼猎人,所以我不会对星史郎和你的母亲出手。可你最好也别惹我,不然——”
     “神威!”
     封真突然上前一步。神威措手不及,刚想后退,背就抵到了树干。封真离他实在是太近了,几乎抵着了他的额头,过于高大的身材给他投下了整块阴影。感受到一种不可抗拒的强大,神威一下子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准备着随时划出尖锐的指甲。
     封真沉默地看着他,然后错开来,在袋子里翻找着什么。
    
     就在神威准备立马把他撂倒在地的时候,他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塞进了神威手心里面。神威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低头打量那个瓶子。普通的玻璃瓶和软木塞,里面是透明的微微闪烁着荧紫和浅绿的液体,奇妙的是里面有一片粉嫩的樱花瓣在不断回旋。“这是幽灵的眼泪。”封真轻声解释道。
     然后,封真又递给他一个古铜色金属甲虫:“这是机械王国的赠礼。”神威捧着它,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甲虫的背甲和里层的两叶薄薄的透明金属片翅膀“咔当”几声展开,最里面竟然是金属的齿轮、指针与超微型投影。滴答作响间,分秒转动,投影显出星辰银河的样子,精确分割着晨昏。
     接着,他又拿出了一个水晶球,球里一篇纯白的絮中,用刀片搭起了一幢建筑。“那个地方叫雪烬庄园,很漂亮。”神威看着他奇怪道:“……不就是一个水晶球吗?顶多有个魔法符文?”封真微笑着扶着他的手把水晶球倒转过来,白絮立刻弥漫了球体内部。突然,片片雪花飘了下来,转眼便在二人周围积起一层薄薄的雪。神威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把球摆正了,等着里面的白絮回复平静。
     接下来,封真又拿出了一个音乐盒。木头的音乐盒,打开来之后里面是一匹白色的小独角兽,背景是祥和的夜晚城市。值得注意的是,独角兽的眼睛是用海蓝色玻璃做的,仔细看里面还有细细的金箔。摇动把手,音乐盒“叮叮当当”响了起来。“这个是我做的,里面的主要部件,还有独角兽的眼睛,是我用一个夹子改造的。”封真想到那个夹子的来历,不好意思地笑笑。
     最后,他拿出了一个吊坠。神威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一颗被打磨成圆滑球体的冰洲石,可是仔细一看,吊坠里面竟然影显着夕阳的余晖。紫红色暖金色蜜橙色交织的晚霞,慢慢变成了深蓝与苍紫。“那是我有一天,看到的夕阳。很好看,我想让你看看。”
   
     神威低着头。过了好一会,他才抬头,问道:“为什么要送给我?”
     “不送给你我就没必要带他们回来了。”封真故作轻松地笑笑。
    神威被他这句话噎到了: “这么做藏宝猎人得破产。”
     “我有故事就够了。”
     封真撒了个谎,妈的有故事够个鬼,他有的可是一颗狼子野心。
     神威微微张嘴,顿了一下:“……这些东西……”都是谁给你的?
     “你给我的。”封真突然说。
     “什么?”
     “其他的很多世界的你给我的。”
     神威一脸混乱的表情:“你在找我?”
     “没有,可是,”封真回答他,“每个世界里面,都有你。都是你。”
     “……你清醒点!”神威像是受不了这种奇怪的回答,他快速抬手一击,却没成想封真反应依旧敏捷,同样快速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只不过眼镜被打掉了。
     这个场景在之前的沙漠已经上演过无数遍。他们俱是一愣。
     神威被那个握着自己手腕的熟悉的温度烫到了,他用力甩开了那只大手。
     “神威,你……”
     “让开!”
     “神威,你愿不愿意——”
     “不愿意!”神威干脆把头撇向旁边。他也不知道要看什么,只要不看那双眼睛就行了。
     “神威!”封真突然用快到难以想象的速度单手把他的脸捧到正好与他对视的位置,“跟我一起旅行好吗!”
    
     神威愣住了。
     “……你有病啊。”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发抖,气得吗?对一定是,他气得连缓慢的心跳都加快了,从来都没这么快过,震得他自己胸腔一阵阵麻。
     “三七分,你三我七。”封真直直地盯着神威的眼睛,猫瞳不知何时已经变回紫水晶色,澄澈如深潭。
     “……我七你三。”神威咬了一下嘴唇。
     “五五。”封真好想吻他。
     “四六,我六你四。”
     “成交。”封真正想俯过去。突然,头顶上一块融化的雪团子“啪叽”一声正好拍在了他的头上。然后在短暂的闭眼时间里,他听到神威“噗嗤”一笑,趁机快步走开。
     他把雪从头顶抖落,捏着里面一片金色的银杏叶,看着神威的背影,突然露出了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
  
     跟我一起找遍所有次元的所有珍宝吧。
     因为我要把它们,全部献给你啊。
  
  
  
FIN
 
 
全文完结w希望看文的小伙伴来跟我评论玩耍聊天w

 
评论(15)
热度(73)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