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次元旅行者的妻子(翼设定)0~2章

•翼设定封神,其间穿插着各个平行世界的不同的神威,续接翼次元记的时间线,每个平行世界都是我已经写好的或者正在写还没放的文的设定w
•仔细思考之后,我觉得翼里面的封真大概还没有真的掏心掏肺喜欢上神威吧
•封真在和侑子、君寻的长期契约之下依旧穿梭次元寻找宝物,然后他在不同的世界里遇到了不同的神威……忧郁的故事最后,次元旅行者真正的妻子回归
•我喜欢你,就是旅行的意义
【BGM:陈绮贞-旅行的意义】
 
 
Chapter .0
     “所以,封真君接下来要继续旅行吗?知道会去哪里吗?”闪烁的初夏夜空之下,法伊收拾好碗筷,问一旁跟莫可拿斗酒的封真。换好新手臂的黑钢扛着已经醉晕的小狼进了房间,周围有阵阵微弱的虫鸣。
     封真抬脸,一个标志性的微笑:“是啊,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不过新店主告诉我说是另一个东京。”
     “和当时我们去过的不一样吧?”
     “应该不一样,可是听说那里也挺艰难的。”
     “封真君的旅途也很辛苦啊。”
     “生计所迫嘛,哈哈哈。”封真仰头看着深邃的夜空,若有所思地笑了笑。
     传送的魔法阵在凌晨时分开启。紫色的法力波涛翻涌出迷人的光彩,撩拨着他耳畔的碎发。他闭上眼睛。跨越次元的旅行并非一眨眼就能够抵达,相反要经历一段相当长旅途,近乎失重的扭曲感和伴随而来的恶心、疲劳……还好,他早已习惯。
     明明闭上了眼睛,可那个浮现的身影又是怎么回事呢……?
     大概是旅行太累了吧……
  
    
Chapter .1
     这次,新店主要他去拿一个容器。
     从图纸的描述来看,应该是一个阴阳师法器。金色的边缘骨架,上面缠绕着符纸。图纸是樱花笺绘的,甚至隐隐有花香。
     脚有踏上土地的实感,阳光渗落在他的眼睑上。封真缓缓睁眼。
     他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荒废已久的庭院。葳蕤翠色之中,他看见已经剥落了红漆的鸟居。
     空气湿润而清新,与他之前到过的那个东京完全不一样。
     深吸一口气。封真环顾四周,决定先往社殿里面走,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然而就在他刚刚踏上覆满青苔的台阶的一瞬间,一抹幽微的蓝紫色光辉突然在他头上闪了一下。
     他停住了脚步。
     左右看看,周围没有人,甚至连虫鸣都没有。封真心里有点毛毛的,犹豫了2秒,抬头一看——
     “呵!”封真吓得倒退了一步。那抹蓝紫色幽光分明是个人形,在他头顶闪过,绕到了柱子背后。
     呼,冷静……封真在心里告诫自己,慢慢向着那个柱子走去。大风大浪都见过,鬼有什么好怕的——
 
     “……神威!?”
    
     封真震惊地看着那个蓝紫色的幽灵。俊俏的眉眼,虽然周身蒙着白雾却依旧明澈的眼睛,不是那个璀璨如黎明晓星的吸血鬼双子之一还会是谁?
     “神威你怎么……!?”怎么几次旅行的功夫,难道他是被其他吸血鬼猎人猎杀了?是谁?!封真急急忙忙冲了上去想要拉住那个仿佛一碰就碎的身影,却在一片混乱惊慌中发现了奇怪之处。
     这个“神威”,似乎眉宇之间有一种难以化开的愁绪。对神威总是稍微皱着眉头,可是不应该……
     就在他满脑子混乱的时候,那个幽灵开口了:“……你不是封真。”
     “不是我等的封真。”
    
     盛暑的阵雨突然而至。
     屋檐下,封真看着那个幽灵,稍微平复了下心情:“那个……你可以叫我封真,啊,我是说,虽然可能你的身边也有叫这个名字的人,不过在下就是这个名字而已……”他的目光闪烁了一下,“冒昧地请教一下您的大名?”
     那个幽灵眨了眨眼睛。半天,才轻轻地说:“神威。司狼神威。”
     果然也叫神威啊。封真点了点头,又摆出了那个招牌式微笑,却不曾想这位司狼神威一脸惊讶地盯着他,久久才移开视线。
     封真有点尴尬:“咳,那个……这么说有点唐突,但其实我并非这里……”
     “我知道。”司狼神威突然开口,“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诶?”
     “死的时间久了,慢慢很多真相就都知道了。”司狼神威望着殿外细密的雨帘,自言自语般说道。
     封真一言不发地望着那抹幽紫的身影。他思考了一下,决定转换话题。
     “我是一个宝物猎人。这次我来到这个世界是受人之托来找东西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呢?”
     幽灵看着他,沉默良久,点了点头。
     然后化为一闪凝聚的亮光,突然飞入了封真的头脑中。
  
     外界的感观骤然封闭。
     一片纯粹的寂静中,封真看见场景快速的切换。
     他看见和小孩子的面庞同样年轻的夕阳,幼小的三个孩子的誓约;他看见惊人的鲜血与破碎的肢体;他看见接踵而至的死亡与少年眼中加深的阴翳;他看见归来的少年与愈发失控的命运。细节一幕幕闪过,他难得看清,不过那些人物都是他在流沙东京的伙伴,甚至还有他哥,于是大概也能理出个线索。
     他不太能明白这种荒诞的命运到底是哪里来的,只是司狼神威一声声“封真”的呼喊,让他产生了微妙的错觉——
     没错,他认识的吸血鬼神威不会有这种表情。不会用这种声音呼喊任何人甚至是他的兄弟昴流,更不可能有这种破碎的眼神。
     因为他们之间,从不可能有如此纠缠而痛入骨髓的命运。
     他沉着心看着场景又化作如血的夕阳。
     鲜红的塔——原来它在坍圮之前是这副模样——相对而立的人与相指的剑。美丽的少年睁大眼睛,他的瞳孔如缀满星星的苍穹,他呼唤着:“封真。”
     桃,生,封,真。
     那明明是他最纯粹的愿望。
     少年用生命化为庞大的结界,在瞬间爆发出耀眼的光明笼罩了整个城市、国家,最后是世界。巨大的冲击之下平行世界的自己被锁住了记忆与力量,那戾气无法化解可是够了。已经够了。
     没必要再继续了。
     光芒之中,紫色的灵魂无处栖息,最终回到了这个一切开始的地方。这个叫刀隐神社的地方。
  
     封真缓缓睁开眼睛。
     司狼神威悬浮在将停的雨中静静看着他,仿佛即将消失。
     的确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东京。
     司狼神威面无表情的样子的确也有种凛冽感,可也完全不同。
     “抱歉。”封真突然就很想道歉。
     幽灵摇了摇头:“没关系。有你需要的线索吗?”
     “是的。”封真摸出塞在风衣内侧口袋里的图纸,“在你的……回忆里?瞥见了。是你认识的封真交给,呃,那位青年也叫昴流吧?交给他的。”
     “哦……那个啊,好像是装樱冢星史郎的眼睛的。”司狼神威淡淡地说道,“虽然不知道昴流把那个匣子放到哪里了,不过应该能找到吧。”说着,伸出手指触在粉色的纸上。
     顿时,樱花笺真的化为了一股纷飞的樱花浪,环绕在他们周围。
     “跟着它走吧。”司狼神威对他笑笑。
    
     封真突然伸出手抚在他的脸上,有点惊讶居然真的摸到了,然后说:“他会来的。”
     司狼神威微微瞪大了眼睛,缓缓将手覆在他的手上:“……嗯。”
     然后化为闪光,向社殿内隐去了。
  
     封真盯着大殿的方向看了一会,低头看着手心,有小小的水洼,浮着一小片樱花瓣和细碎的草叶。
     雨刚才明明已经停了啊。
  
  
Chapter .2
     抵达新店主的店里,封真笑着问了日安,递上了匣子。
     四月一日也笑着接了过来:“谢谢你,封真君。”他仔细观察着匣子,“这个容器……盛过黑暗的血,也盛着苦涩的思念,更是用阴阳师的力量和神之使者的能力封印过的,有着容纳强大妖魔的力量。会用得到的,小狼他们。”
     唤来小全小多把那个匣子收走,他转身问封真:“这次辛苦你了,有顺便找到有趣的宝物吗?”
     封真眯着眼笑了起来:“应该算有吧。”他含糊地回答。
     “那么,已经抵消了一次,我只欠你一场自由旅行,对吧?”
     “店主您未免太精明了吧?”
     “接下来想去哪里?”
     “一个轻松点的世界?”
     “那找到珍贵宝物的机率很低哦?”
     “哈~那您来决定吧。”
     “恭敬不如从命。”四月一日笑着展开了魔法阵。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封真刚刚睁开眼睛,就被一股裹挟着沙尘的大风迷了眼睛。火辣辣的疼痛之中封真顿觉这个店主的性格实在恶劣,独居也不能这样吧?
     要不是周围车水马龙、喧嚣不止,他还真以为自己回到了那个天天刮沙尘暴的东京呢。
     好不容易从眼疼中摆脱出来的封真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个世界的景象。
     “哇哦……”
     连阅历丰富的他都不由得惊叹出声。这是一个巨大的机械都市。古铜色、金色的金属构成了城市建筑的皮肤与骨骼,其间点缀着缤纷的彩色玻璃。巨大的机械飞艇周旋在高楼大厦之间,路上奔行的交通工具有蒸汽小列车,也有用机械马匹或机械狗拉行的马车。
     滚滚浓烟从远处高高的烟囱中喷出,沙土和焦炭的气味在空气中扩散。
     看起来的确是有宝贝的样子。
     封真勾起一个灿烂的笑容,戴上兜帽,双手插在风衣口袋里,混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在这里呆了一天,还算是收获不少。在列车上遇见家境看着不错的漂亮小姐随手变个魔术递出一支纸玫瑰,姑娘就羞红了脸,掏出一枚金币羞哒哒塞到了他手里——
     下了列车,封真得意洋洋地笑着,拿出藏在袖里的还留着姑娘身上脂粉香的黄金珍珠怀表。得了吧管他什么谦谦君子的仪表,这才是自己的职业。他哼着小调变卖了怀表,转入巷子里喧闹肮脏的小集市。
     他心满意足地把淘到的几个小玩意儿放进背包里,悠闲地往小巷最深处走。
     然后,他愣住了。
  
     一间灰头土脸的小砖房,玻璃窗上蒙着厚厚的灰。小小的院落里杂乱地放着各种架子,架子上摆满了陶土花盆,但只有三分之一的花盆中依旧绿意盎然。
     一个纤细的身影在院子里忙碌着。
     封真连忙把兜帽的檐往下一拉遮住大半张脸。
     还真是巧了啊,怎么又是他?
     神威?
     少年在院中摆弄着植物,并为注意到院外的他。看着挥汗如雨的状态和极低的警惕性,想也知道不可能是那个他认识的吸血鬼。不过以防万一,他还是把眼镜摘下来揣在兜里,上前问话。
   
      “打扰了,请问——”
      “嗯?”
     少年听到呼喊想也没想地回头,下午四点的阳光滑进他紫水晶般的瞳孔里,折出星云般的光彩。
     这种笔直的眼神突然勾起了封真脑海里在流沙东京刻下的一些记忆片段,他不由得怔了一下。
     “……您好,我是一个异乡来的旅行者,名叫……弗兰克。我想跟您打探些这个地方的情况。”封真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少年犹豫着点了点头:“呃,好的。我们在这边坐着聊吧?”
   
     嗯,果然不是吸血鬼。封真放心地叹了口气。
     “抱歉,没有茶水了,今天的水都用来浇花了……”少年眨了眨眼,“现在没有搀金属屑的干净的水,真的很少呢。”
     封真含糊地应了声。
     “我叫神威。神威•K•S。那么,你是从哪里来的?”
     封真嘴角抽了抽,不过还是给了一个绅士般的笑容:“南方的一个无名小镇。”
     “哦,听说南方还有点植被?”少年叹息了一声,“你也看到了,南方来客。越到中原植物就越少……这里是建筑在流沙上的机械王都萨克琉亚,所有的一切工具都是高精密度的机器。不知道你们那边怎么样,反正这几年王都的治安越来越差了,要么是偷水的要么是偷钱的,也不停有人失踪。你一个异乡人,小心点吧。”
     封真笑了笑:“谢谢。不知道您是做什么的?”
     “园艺师。”
     神威突然自嘲般苦笑了一下:“现在还有谁会记得园艺师这种人呢……花都开不了了,去年有名气的花匠昴流先生也失踪了……”
     封真收起笑脸:“我认为,在枯萎的世界中仍然坚持栽培绿意,是很了不起的职业。”他指着院中的绿植,“这是我在城里见到的第一抹绿色,它——呃——让我想起了我的故乡……?”
     想不到自己也有这种舌头打结的时候,封真在心底给了自己一个巴掌,继续说道:“它还让我知道,世界仍然是活着的。”
     神威大约是没想到一个“乡巴佬”会说出这种话,他忽闪着大眼睛,咬了咬嘴唇,半晌,终于柔柔地笑出声来:“……你还真是什么都能说啊……”
     神威看着他:“你,和我的一个好朋友……很像。”
     封真大概能够想象到事情的展开:“哦?是吗?他是什么样的人呢?”
     神威咬着嘴唇歪了歪头:“他吗……他跟你一样很高肩膀很宽,然后——他,会像你一样,说出很诚恳又鼓舞人心的话。可惜他差不多8年之前就失踪了。”
     阳光在他的睫毛上撒上金粉。
     “他怕是不会回来了。”
  
     封真拉了拉帽檐:“说不定,他会带着新的绿意回来呢?”
     “也许吧。你要走了吗?”神威看着站起身来的他,封真逆光的背影有些模糊。
     “是的。打扰了。”封真微笑着欠身,然后转身迈步。
     神威的瞳孔微微放大了。
     “封真!”
     封真悚然一惊,他回头看看:“……您有事吗?”
     神威语塞,过了一会才出声:“抱歉,我把你喊成了我的那个朋友,很抱歉。”
     封真看着少年低垂的头,柔声道:“没有关系。那么,告辞了。”
     “等一下。”神威走上去,递上一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东西,“收下这个吧,这是多出来的一个,当作护身符好了。祝你旅途平安,异乡人。”
     “……谢谢您。”封真接过来,放进风衣的口袋里。
    
     然后,他转身走出小巷,再次隐没于人流之中。
  
  
TBC
 
希望看文的小伙伴都能给我评论啊撩我聊天啊_(:з」∠)_一个人写文很寂寞的啊嘤嘤嘤

 
评论(4)
热度(60)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