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微星昴】濑川景一的暗恋日记2:攻略夏天(现架)

依旧自搬运,我的Abo遥遥无期……
•现架,濑川景一的暗恋日记系列,发生在上一篇故事三年之后。你们要的桃生•霸道总裁•封真来了🌚
•高温假公司组织冲绳旅游的故事,被新上任的总裁封真和小媳妇神威闪瞎的穷苦劳工濑川景一终于迎来人生的春天,大概是这样的剧情
•ooc,智障之语,常识性错误一大堆,慎入
  
ps:之前有关企业职位的设定其实有点错误来着_(:з」∠)_班组长属于执行层的基层干部,而上一篇想要表达的意思其实大概是次长或者部门主任之类的意思,啊随便了啦!

  
  
     
     “唰啦——”
     浪花声在仲夏的骄阳之下不知疲倦地奏响在银色的细沙海岸,湛蓝如宝石的天空中有海鸥盘旋着高鸣,微风裹挟着夏日的暑气扑面而来。
     “总算到了啊,冲绳。”
     濑川景一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望向那个西装笔挺站在机场大门口的高大男子,感觉有点恍惚。
     大概是中暑了。
 
  
     时间倒回12天前。
     东京迎来了新一轮高温预警,电视里面红色的警示色扎眼得不得了。眼看着下个星期就要迎来38℃,WONDERLAND创意设计有限公司的办公大楼偏偏收到了政府紧急停水通知单。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项目处的各位一言不发地抬头看了看已经坏了一个星期的中央空调。
     实际上上层领导们对此次夏日危机也表示相当无奈。还有四天公司的社长桃生镜护先生就要升为名誉会长闲云野鹤去了,虽然公司财力雄厚福利丰富,但在一片热汗蒸腾和臭脚丫子味中举办新任社长就职仪式这实在不算什么美好的事。
     准新任社长桃生封真在上上个礼拜就已经从本部收拾好东西放进已经收拾干净的社长办公室了。短短三年时间单凭业绩就做到部长还带领着整个部门业绩翻翻,这么厉害的领导要离开实在是让大家相当不舍,进而更加担心没有冷气的就职式会是怎样哀鸿遍野的场面(而濑川景一则是怨念于封真准社长把他们的副部长神威也给带走成了秘书长)。
     然而封真准社长出其不意。就职仪式当天大家一踏进会场就被环绕四周放置的大型冰块震住了。
     眼见封真社长身着一袭白西装在冰块凝出的冷雾之中仙气飘飘走上台,简短表达了感激之情和未来决心之后就烧出了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首先,我在此宣布,由于今年的特殊情况,大家今年的年终奖金停止发放。”
     一片怒吼和哀鸣声。
     “改为用这笔资金组织各位去冲绳进行四天的带薪旅游,结余款项将用于在这段时间进行空调系统的维修和本公司硬件设备的升级。”
     短暂沉默。
     “太棒了啊啊啊!!!”震耳欲聋的欢呼爆发出来——要知道这可是万年请不到假法定假期也有可能强制加班小员工申诉无门的业界大佬WONDERLAND公司啊现在居然组织带薪休假了这是不是真的啊啊啊啊啊!!!
  
  
     当然是真的。
     提着大包小包的濑川景一恍惚地想。
     要不然那个熬夜赶工四个晚上赶完工作的自己难道是幻觉吗?
     “濑川?”一晃眼那个高大男子突然闪现到自己面前,“大家都往外走了,愣着干嘛?”
     被吓到的濑川同志一紧张打了个嗝儿:“呃……没事,走神了。”
     “快跟上。”封真社长对着自己的下属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虽然濑川景一觉得怎么看都很阴森——转身一推一拉两个黑色的商务拉杆箱走了,西装还随便耷拉在左臂弯。
     请您收敛下好吗周围的女士们看起来都要爆炸了啊喂。濑川景一默默在心中吐槽。
     然后他看见自己可爱的同事(或许我们应该称呼他社长夫人)司狼神威匆匆跑到社长旁边表示我的箱子自己拿而遭拒后无奈地帮他拿过了西装。
     请您俩收敛下好吗我也要爆炸了啊!
  
 
     由于订票的时候公司的网络系统出了点问题,财务的、技术的、营销的和人事的、设计的分成了两拨人,皇昴流他们先半天抵达了冲绳,已经在酒店入住等着和大部队会合了。酒店选在靠近海岸线的地方。明朗的蓝天上几朵云团缓缓移动,仿佛飞舞的巨大白鲸,在沙滩上留下大朵的模糊阴影。
     当大家都放好行李再于酒店大堂会合时,濑川景一发现了相当奇异的场景。
     三年前在酒会上见过一次的那位黑衣墨镜男此时换上了红红绿绿的海滩花衬衫毫无形象地挂在财务部主任皇昴流身上一口一个“我亲爱的昴流”,昴流前辈倒像是习以为常一样拖着这只大型树袋熊帮忙给大家发着什么注意事项小手册。
     去年转正的前实习生猫依护刃带了男朋友过来,万万没想到她的男朋友是一个目测190cm+的彪形大汉,她自己只有160cm左右,远远看过去简直让人想报警。
     营销部的骨干苍轨征一郎眼睁睁看着他的初恋女友现好友夏澄火炼、火炼的现男友麟饲游人和自己的爱妻正一起在撩他的小女儿,嘛虽然时过境迁大家都是好朋友但是夏澄小姐你是不是太会撩了一点?那个小姑娘都想跟你跑了哦?
     技术部的八头司飒姬和浅黄笙吾在争辩着javascript和php哪个更优秀,飒姬举着个椰子威胁要把里面的汁都泼进笙吾的MacBook主板的每个角落。
     而至于神威那边……咦?!一个跟神威很像的美人正摆出家长的和蔼笑容,神威却一脸不服的表情对那位大美女说:“时鼓阿姨你不要被封真骗了,他其实是大魔王来着。”美女笑盈盈的回答:“啊啦阿姨有数的啦,你们小时候我也不是没见过嘛,封真君很温柔的吼对吧~”
     一边的他们社长微微弯了眼角,居然摆出了一个带着太阳光辉的暖男笑容:“时鼓阿姨过奖了。话说阿姨您新开的这家酒店真的很不错……”“哦呵呵呵封真君你很懂嘛~阿姨喜欢~”“阿姨你别被骗了!”
     濑川景一一脸懵逼。
     仿佛发现了业界不可告人的黑暗交易……
  
  
     因为他们到的比较晚,实际上一行人只一起玩了三天半。在这三天半之间,濑川景一经历了“观察社长与社长夫人结伴逛街”“观察皇昴流部长与其爱人樱冢先生一同参观古迹”“观察猫依护刃姑娘把她那百依百顺的男友打扮成金刚芭比”“观察火炼小姐和苍轨夫人在沙滩日光浴时进行八一八男友/前男友”等一系列意义深刻、寓教于乐的活动。他的最大感悟就是——妈蛋单身狗的日子怎么那么难熬!!
     连空汰和岚都在来的前一天牵手成功加入了虐狗大军,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公司不出台禁止办公室恋情的规定啊!!!(因为你们社长自己就在谈恋爱啊傻孩子)
     托他们的福,濑川同志他都没能静下心玩。最后一天白天的活动是潜水、冲浪和沙滩观光。濑川景一抱着冲浪板一脸怨念地半截泡在海水里,看起来相当狼狈。刚刚他被一个浪花扑进海里,却看见海水中远远的是在潜水的神威和社长,神威似乎相当熟练地在跟一条小热带鱼共舞,旁边的封真社长倒是略显笨拙地划水……
     直到傍晚时分,濑川景一还在闷闷不乐觉得自己当时为啥不干脆直接淹死。海滩烧烤大会进行到一半,有姑娘发现封真社长和神威秘书长悄悄走向了远处的一块较高的礁石,一种“诶嘿嘿”的猥琐笑声立刻在同事之间传了开来。
     皇昴流部长回头望了一眼,转身对樱冢星史郎耳语:“看来封真要出手了。”
     星史郎微微一笑,往他嘴里塞了块烤龙虾肉:“嘿嘿,他那小子能忍那么久不出手也是不容易。”
     “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一见面就开始‘嫁给我嫁给我’地嚷嚷的好吧。”
     “那你不最后还是嫁给我了吗,还是北都把你的手交给我的呢!”
     “北都多爱热闹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在欧洲蜜月旅行都不愿意回来了,奶奶还在说她呢。”
 
     濑川景一看着神威越走越远,叹了口气,还是乖乖回去喝酒了。
     而封真和神威这边呢?
  
     海浪泛起白色的浪花,轻轻拍打在礁石上,撞成珍珠般的碎末。成功攀到礁石顶上的两个人看着远远的海平线。夕阳已经轻轻点到了那条界限,再过不久就会完全沉默,然后宇宙沉睡,直到它再次升起。纯粹的暖红色光辉映照出黄金的云和海浪,渐变着融入苍蓝与浓紫的夜幕。
     封真看着神威的侧脸,那张白皙的脸被夕阳映成软红,像是夏天一个熟透的梦。
     “你小时候很爱笑的。”封真突然开口。
     神威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怎么突然说这个?”
     “我在想,”封真稍微凑近了点,“你去了英国再回来之后,就很少笑了。是我不能让你重新笑起来吗?”
     神威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落下淡淡的阴影:“爸爸妈妈过世之后我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日子,你也知道,我本来以为我可以一个人在那边过的……”
     “可是你不行。”
     “所以我回来了,回来投奔你们啊。”
     “那你为什么不笑呢?”封真有些严肃了起来,“从你回来到现在差不多要十年了。其实你也感觉到,你并不是真的能融到哪个群体里面不是吗,神威?”
     神威抬起头,稍微皱了皱眉:“我承认我不是那种特别热情的人……”
     “可是热不热情和你会不会硬扛是两码事。我知道,很多时候你都不把心里的事跟我说,更别提跟小鸟和我爸妈或者其他同事说了。我很高兴看到你坚强可我不想让你逞强,因为我,”封真吸了一口气,“……神威,我想让你依靠我。”
     神威望着封真的眼睛,仿佛被那琥珀金给吸了进去。
     “我想让你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你都可以卸下防备,好好去拥抱这个世界。你经历过痛苦,可是你已经不必再去对它冷眼相待了,因为就算有再多痛苦,都有我可以帮你抵挡和分担。”封真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就像一支大提琴曲。
     “……我知道呀,我一直都知道。”神威微微勾起嘴角。
     封真挑眉:“这次不太一样。”
     神威不自觉笑了开来:“怎么,是求婚吗?”他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啤酒,指着那个拉环,“需要用到这个吗?”
     封真笑了起来,摇摇头,从西裤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银戒指。简约的切割线,上面一颗小小的蓝宝石在闪烁。他执起神威的左手,往那纤细的无名指上套上去,然后郑重地吻了吻那个指环。
     “我愿意。”神威呢喃着。
     “你不愿意也得愿意。”封真如是回答,两人会心一笑。
     海天之间越来越暗。远处有海鸟高鸣,被风吹散,听得不甚清晰。紫红的天光洒满天地。
     “你喜欢冲绳对吧,我记得你和你妈曾经在这里住过一阵。”
     “嗯,我喜欢冲绳。不过是因为你和我在这里。”神威仰脸看着封真,笑得有点狡猾。
     封真很想吻他。于是他俯下身去。
   
    
     借到望远镜的姑娘们看着社长和新晋社长夫人的方向发出了一阵堪比“火箭发射成功”的欢呼,看着她们,濑川景一突然也有点释然了。
     人为什么要恋爱呢?因为孤独吗?因为渴望温暖吗?因为相信某种信仰吗?因为想追寻快乐吗?可能都有吧。恋爱这种事情很容易走进一个死胡同里面,你觉得是这个人,那就一定是这个人了,得到了你我都好,得不到顶多玉石俱焚。可是爱情哪里是一个人呀,它分明是一阵调皮的春风。它在不合时宜的日子突然就给你来一场瓢泼大雨或阳光普照,把你弄得晕头转向还高兴得飘起来。它那么狡猾那么神秘,那么何必苦苦纠结在一场不愉快的暗恋里面呢?是时候走出来了。恋爱是因为它让人快乐,都不快乐了,还管它做什么呢?
     “啊呀爸爸,哥哥好像成功了呢!”一个甜美的女声突然响起来。大家不约而同地回头看去,却看见本应退休在京都的豪宅的原社长桃生镜护在一个女孩子的陪伴下一脸骄傲地看着远处礁石上的两人。大家纷纷表示“社长好”的时候,濑川景一却愣住了。
     那个女孩子。
     桃生小鸟……?
     小鸟扶着爸爸走在员工中间,突然看见了濑川景一,然后想也没想就对他挥了挥手:“诶,班长?!好久不见呀!”
     濑川景一有点恍惚。小鸟的笑容跟当年clamp学园的樱花一样,在有点暗的海滩上似乎在闪闪发光。
     他感觉高兴得都快飘起来了。
     啊,夏天真好啊。
  
  
  
END

 
评论(11)
热度(43)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