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微星昴】濑川景一的暗恋日记(现架)

复健,自搬运

对了我发现,我特么职能设定并不对,想要表达的组长实际上是部门经理的意思_(:з」∠)_大家看看就好_(:з」∠)_

•现架,并不算三角恋的封神+濑川同志单箭头
•轻松愉快的日常办公生活,我想吃三文鱼
•似乎全世界都在搅基的样子,就连星昴都来客串了噜
【BGM:boom clap】
  
  
     濑川景一最近一段时间都愁得很。
     他在愁一个人。
     准确地说是两个人。一般意义上的。
  
     “那个…濑川,这是组长要我交给你的数据报表,他要你今天晚上九点之前汇总完Email给他。”
     一抬头,有个纤细的身影立在自己面前,他努力打起精神尽量给出一个元气满满的笑容:“是,麻烦你了,神威!”
     那个漂亮的男孩子点了下头,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办公桌。
 
  
     嘛,这就是让他发愁的人之一。
     司狼神威。
     身高162cm的纤细美男子,紫瞳黑发白皮肤,高冷傲娇无口系——当然以上是濑川景一的个人观点。其实人家神威只不过有点沉默戒备心强一点而已,实际上也不过是个修养较高的普通男孩子。
     然而巧就巧在濑川景一和这位司狼神威正是高中同班和大学校友。
 
     当时……还记得是一个樱花纷飞的三月。高一的濑川景一同学正坐在教室的窗边,独自一人体味着告白失败的忧郁。就在这时班主任带着身着伊顿公学制服、表情内敛的司狼神威走了进来。第一眼濑川同学就被神威同学的外表惊呆了,那是一种,怎么说呢,不分性别男女通杀的美好。
     神威被安排在他旁边的空座位。他难免多看了神威几眼。感受到视线的神威同学沉默着把脸微微转向他,半天才犹豫而又疏离地垂了下眼帘以示“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纤长的睫毛覆盖着紫水晶般通透的瞳孔,颤动了一下。
     濑川景一立马十分礼貌地脸红了。
  
     后来作为班长的濑川同学逐渐了解到神威是因为在英国双亲过世无法继续维持在伊顿的学习才回国投奔父母的朋友,顿时觉得自己整个人生都少女漫了起来:这简直就是落难公主啊!
     濑川君立马就被少女漫男主特有责任感的完全填充了。
     大概这就是恋爱吧。
     男主一般都应该在公主落难的时候适时做出具有绅士风度而又男友力MAX的事情:比如公主忘记带便当的时候帅气地递出自己的红豆面包啦,公主学业上遇到困难的时候在图书馆两人独处补习啦,公主抱着一大摞作业簿摔倒时托马斯回旋720°飞跃至正确地点然后漂亮拦腰一抱啦这个时候如果背后有人撒花说不定还能开启隐藏剧情。
     公主落难这种事情的确是如愿以偿地发生了,濑川景一也一度觉得这样下去他一定就通关了。
     然而。
     这些美好的场景出人意料地与他的预期不太一样。比如说:
     x年x月x日,司狼君一连困扰因为他的便当被自己遗忘在了租的公寓的料理台上。就在濑川班长跑得大汗淋漓回来想要递出自己抢到的最后一个红豆面包时,却发现司狼君正和一个人在樱花树下吃着精致的和式便当。
     x年x月x日,司狼君拿着刚发下来的试卷担忧地走在走廊上,他刚要去搭讪却看着司狼君被一个人揽住肩膀说:“下午放学去我家,我帮你看看。”
     x年x月x日,感冒的司狼君抱着一摞书脚不着地飘忽在走廊上,眼看着就要摔倒濑川景一连助跑都准备好了却猛然停下——一个人从楼梯上冲下来用炒鸡华丽的公主抱一把将神威抱了起来,还借着惯性转了小半圈儿。
     还有更过分的!有天司狼君没带运动服他都把备用装拿出来了!就看见司狼君穿着一件大的不行的运动服走路带风去往操场,娇小的身躯包裹在大大的衣服里面,风灌进去呼啦啦的。而那件衣服上挂着一个人的名牌。
     没错。上面提到的炒鸡违和的npc,都是同一个人。那个人叫——
  
    
     “濑川景一先生。”一个低沉如大提琴般的男声在后面响起,虽然语气并不恐怖却让濑川打了个寒战,“上个月的工作总结你交了吗?”
     “是!啊不!我是说,呃,我今天早晨才刚刚交的,发到您电子邮箱里了!”濑川景一一个哆嗦猛然站起来,差点打翻了茶杯。
     比他还要高一点的高大男子眯起琥珀金色的眼瞳:“啊,我并没有吓唬或是责备你的意思,只是来问问罢了。别太在意了,继续工作吧。”说着,大步流星走开。
    喘了一口气的同时,濑川用一种幽怨到极致的眼神看着那个背影。真可怕啊,他的组长。
    同时也是上文所述的那个“一个人”,横贯自己高中岁月的阻碍性npc,公司的未来继承人,桃生封真。
    同时也是他愁的另一个人。
    ……嘛,他有没有说过,自己当年告白失败的对象,就是桃生封真的妹妹桃生小鸟?一个超可爱的妹子,如果不是因为她哥哥的过度保护……
    得,本以为毕业之后不会再受到大魔王压迫,谁知道他和神威不仅在大学里成为了桃生封真的学弟,毕业之后又碰巧都加入了同一家公司,而桃生封真又好巧不巧在去年从财务处调到了项目处成了他们的组长。
    啧啧啧,他怎么就这么惨呢!?
  
    下班时刻。
    濑川景一站起身来收拾自己的提包。他故意放慢了速度,不住地望向神威的方向。
    纤瘦的青年还保持着少年时清秀的容貌,在下午五点零八分的夕阳下他皮肤上的细微的绒毛都被染成了金色,白皙的脸颊和手浸润着光泽近乎透明,仿佛要融化在空气中。
    濑川景一在心中默默赞叹。
    突然,一个阴影闪现在神威旁边。不止是濑川景一,神威也吓了一大跳。
    “诶?封……啊不,组长?怎么了?还有什么事要做吗?”神威下意识眨眨眼,睫毛如蝴蝶翻飞。
    封真大组长一言不发地盯着神威看了一会儿,突然一把搂住他的肩膀,对着还没离开的同事说:“今天晚上我请客,大家愿不愿意来喝酒啊?”
    在同事们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濑川景一同志,也抱着“多看神威几眼”的想法加入了聚餐团队。
   
    
     居酒屋。
     场面意外热闹。不止是他们组的员工,就连隔壁财务处的一把手皇昴流前辈都带了几个新人笑盈盈地坐在他们旁边的那桌。一轮酒过去,服务员送上了新的一盘天妇罗。
     “咚!”同一办公室的有洙川空汰猛地把酒杯往桌子上一摆:“各位啊!其实我!要结婚了!”
     “诶诶诶诶诶!!”众人大惊失色,一个男同事慌忙上去拉他,“你胡扯些啥呢!昨天不是才又告白失败了吗?”
     空汰的脸已经明显地红了起来,也不知醉酒和羞射到底哪个成分更多:“什……什么啊!岚,岚她才没……我要,嗝!和她一起……回老家结婚……嗝!我给她,盖——呕,一个,大房子嘿嘿嘿嘿嘿…………”
     说着,他摇摇晃晃突然就趴在桌子上边哭边笑起来,鼻涕眼泪抹得到处都是:“讨厌啦……!!为什么女孩子都……都这么……迂回嘛……难道要逼我找个男孩子去谈恋爱吗!?”
     濑川景一端着杯子的手猛地抖了一下,好在空汰的哭声过于放荡不羁激昂豪迈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他那点儿小心思才没有被发现。
     要冷静啊!还有果然和男孩子谈恋爱比较好!濑川景一默默告诫自己。
    
     “啊……其实也不错啊,和男孩子。”隔壁桌突然传来了一个温和得快要拧出水的声音,目光齐刷刷望去,只见曾经在金融危机时帮助公司力挽狂澜的财务达人皇昴流先生此时脸颊微红,捧着还剩一点啤酒的玻璃杯笑得幸福无比。
     没等大家反应过来,财务处今年新招的小妹率先发作:“咦咦!皇前辈!您什么意思啦!?”
     “字面意思啊……”
     “等等您这一脸过来人的表情闹哪样啦!”
     “也不是过来人啦……”财务处小分队敬爱的昴流前辈把酒一饮而尽,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只不过当初认识到自己的心意也经过了纠结的过程呢……”
     “呜哇这人妻光辉怎么回事啦!”
     “他其实比我还会……做饭哦,”昴流前辈抄起筷子拎了小一条腌黄瓜,“他做的蛋糕和烤三文鱼超好吃呢……~”
     “他??!!??!!”
    
     眼见隔壁桌情况愈发混乱而本桌空汰同志受到了热闹气氛的感染哭得愈发来劲,实习生猫依护刃无比担心地拉了拉组长的袖子:“桃生前辈,这,这怎么办啊?”
     “啊啊。”封真冷声应了一下,掏出了手机。
     过了大约10分钟,一个一袭黑西装的高个男子戴着墨镜走了进来。正当濑川景一以为这是皇昴流家的保镖的时候,男子走到隔壁桌用一种相当利落的方式把皇昴流一把抱起,临出门还回头跟桃生大组长点了点头表达感谢。
     封真举起手示意了一下,男子便离开了。
     过程过快,大家面面相觑。
    
     就在濑川景一绞尽脑汁思考似乎在哪里见过那个男人的时候,全程一言不发的神威突然开腔了:“啊,真想不到星史郎会做饭呢。”
     平平稳稳的腔调引得大家都往他那边看,却看见神威正仰着脸直勾勾瞪着他们的封真大组长,一双紫色的眸子微微眯起来,就像是在生气一样。
     濑川景一的小心脏呼得飘移了一下。
     等等,虽然这样得神威是很可爱没错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靠在封真大组长的身上啊啊啊!
     “哦?”封真头都没低,只是拿那双琥珀色的瞳淡淡往下一斜,“怎么,我也会做啊。”
     “你做的不好吃。”
     “哦?那每次都能吃完的是谁?”组长的眼神变成了在发现组员偷懒时的样子,周围的人都为之一悚,然而神威却一言不发似乎要英勇就义般看着他,沉默了半晌,封真才无奈地放柔了语气,“好吧。也是,这么多年你都没被我喂胖一点,我还真怀疑我做的不好吃呢。”
     项目处的其余成员已经尴尬到了极点,显然他们似乎发现了某些不得了的事情,他们甚至觉得这灯火通明的居酒屋正是被他们照亮的。连空汰都隐约感觉到气氛发生了什么微妙的变化而安静了下来,对面财务处的剩余人员亦在痛哭自家一把手不知何时嫁出去了的同时偷偷往这边瞄。
     濑川景一心中有千千万万草泥马呼啸而过。
     怎么回事!!难道从一开始就没机会吗!?!?
     神威闷闷哼了一声,一动不动。
     封真淡淡笑了一下,往神威的方向慢慢低头——
    
    
     “老板!来一份三文鱼手卷!!!”濑川景一突然狂奔向柜台的方向,不管身后一群同事下巴和杯子纷纷掉落在桌上地上叮铃哐啷。
    
    
     暗恋的日子是非常辛苦的,尤其是在你知道了暗恋对象已经有了男朋友的时候。
     濑川景一又度过了忧愁而辛辣的一天。
 
 
 
end

 
评论(9)
热度(80)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