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Ridiculous Game(原著向,依旧自搬运)

•原著向。如果神威死去化为结界保护东京灵魂却还是徘徊不止,如果暴虐和残忍才是封真的真实人格
•真的好喜欢封真啊
•明天开始上课😐我不开心!我不开心!
•【BGM:Haunted】

     “我回来了。”
     打开房门,男人看见那个泛着荧荧紫光的幽灵正悬浮在空中,像是个精致的气球般背部贴在天花板上。怀里好像还抱着个什么玩意儿。
     他看清了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之后,顿时火冒三丈地走上去,连鞋子也没脱。
     他拽着那个幽灵纤细的脚踝往下一扯,那个幽灵便落到了地板上,睁着大眼睛有些无辜又有些悲哀地看着他。
     他皱起眉头,心里稍微舒坦了一点。
     但是轻易饶过人不是他的性格。所以他拿捏着分寸,用那种会让这个幽灵惊恐却又不至于吓晕过去的冰冷声音发问:
     “怎么,在我家里还敢抱着别的男人的脑袋。死了一次还不够吗!”
     说完,他转过身去走向浴室,用力甩上门。半晌,又隔着门来了一句:“把滴到地板上的血搞干净!”
 
     桃生封真是一个能力出众的中二青年,这是公司上下对他的一致评价。
     最近进公司刚满一年的新人濑川景一对此有了深刻的感受。
     桃生封真是他们组的顶头上司。虽说只是比他早2年进公司,却业绩卓越、深受上级器重。然而其中二程度和能力成正比,增加起来好像还是按着几何比例。
       高冷男神的形象本来很好,但用温柔的表情说出可怕的威胁话语实在是过于鬼畜。同时又酷爱收集各种诸如Diablo之类的限制级游戏周边,有一天还提了把精巧的长剑挂在墙上仿佛马上就要去投身战斗摧毁世界。就拿前几天来说吧,不知道从哪儿拿来了一个骷髅头标本放在办公桌上当作花盆。现在常春藤的藤蔓已经从眼眶那边长出来了。
     听说桃生大组长在十几年前的大灾害中头部受到撞击失忆,除了自己的名字和在校学习的知识其他都忘记了,就这么浑浑噩噩进了大学进了公司然后似乎明天就能走上人生巅峰。未免有些戏剧性。
     现在新人濑川景一刚好赶在公司关门之前做完了桃生大组长留下的魔鬼般加班任务带着饥饿的胃走在回家路上。
     “魔鬼啊——”他叹了口气。
     之前刚听说桃生前辈的事情时他还有些同情,毕竟自己也是在那次大灾害中失去了双亲,两人又是校友。可是等他真正见到那个男人时,他才发现,这个男人根本不需要同情。
     高大的身材和棱角分明的脸,勾起的业务微笑下是掩饰不住的野心勃勃,眼神尖锐而冷静过度。明摆着是王者。
     而恶魔之王要他明天去魔窟上交加班材料。
     新人濑川景一想起公司中各种什么组长家里有骷髅有恶魔有棺材有幽灵的传言,不禁打了个寒颤。
 
     桃生封真泡在浴缸里闭目养神,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睁开眼,看见一片水汽氤氲。
     浓浓淡淡的水汽缭绕之中,他想着那只幽灵。
     大概是三年前经过一个荒废的神社的时候遇见的幽灵。纤细,漂亮,寡言少语,触摸起来像是薄纱一样若有似无。
     让他想要把他撕成碎片的那种美好。
     幽灵用大眼睛哀伤地盯着他的心脏,自我介绍着。这就让他有点烦了。
     于是他抬腿就走。
     没料到一回家,就看见这个幽灵轻轻拧着眉头站在客厅中央。
     从此这个幽灵就开始徘徊在他家里。
    
     幽灵嘛,赶不走弄不掉,如果惹生气了说不定变成恶灵更麻烦,他烦躁了一段时间终于还是决定对其不理不问不碰不管。幽灵具有和他的哀怨一样强的韧劲,哪怕他不理不问不碰不管照样每天每天安静地徘徊,时不时带一些不知道从哪儿招来的古怪东西过来。
     两年前带了一只像狼又像狗身上被戳了好多窟窿的东西回来。犬类似乎非常喜欢幽灵本人,然而一见到他就开始狂吠并打碎了他最宝贝的艾德莉亚的手办。
     一年半前和一个挺漂亮的亚麻色长发的女孩儿一起飞舞在阳台用羽毛和彩虹做下午茶。姑娘似乎也很中意他的样子,靠上前来欲言又止,终于化成许多白鸽飞向远处,在春日的晴空扇起虹色的气浪。
     十一个月前他开始失眠。沉默的黑夜一睁开眼就能看见荧荧紫光缭绕在枕边。幽灵一言不发地看着他,而他听见墙壁深处有呢喃细语。穿透尘埃,响彻生命。凌晨的时候他翻出储物室的大锤,三两下破开墙壁,却取出了两把剑。做工精良丢了可惜。现在一把挂在他家客厅一把放在办公室,加上林林总总几百blizzard 手办简直让人以为他是暴雪娱乐亚洲分公司日本部某高级职员。
     看不出来什么机器的触手般的管子,画了五角星的皱巴巴的符纸……他家已经快变成古怪垃圾站。
     最离谱的一次是他打开房门,发现房间里面灌满了水。真的是水,光线折过月白色的波动,却不会流淌出来,他一开始还以为是果冻。幽灵就这么抱着一个不知道从哪个地球仪上拆下来的球体,漂浮在这个空间。
     水在他走进去打碎那个地球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把盖在自己脸上的热毛巾掀开。
     一片氤氲的乳白水汽之中,他看向天花板。幽灵就在这个时候,轻轻透过天花板,静静渗下来。
     荧荧紫光里,他看见幽灵怀中抱着白色的接骨木小花。
     “我把碎轨丢掉了。”幽灵这么说着,把手臂一松,纷纷扬扬的小花落进他的浴缸,“公墓新开了接骨木的花。”
     白色的碎雪落入水中,缓缓渗出丝丝血红。
     整个浴缸的水,很快被染成了被稀释的血液。
     甜美中隐约缭绕着腐败的酸臭。
     桃生封真发现自己并不恼火,可是他的头越来越痛。猩红过于刺眼,斑驳怪异的场面闪现在他眼前,像是被重击过留下的泛紫的青淤,有些东西暧昧不明。
     只有一种破坏的冲动无比清晰。
     讨厌这个肮脏的世界,当然,当然。
     他早已经受够了日复一日没有意义的生活,这个世界过于平凡已经趋于死水,他早已经受够了。他想起自己手下那个整天活力满满的年轻人——果然是年轻人啊完全没有看透这个世界趋于无序与混乱的本质可是他不一样。他渴望着什么,是破坏吗是毁灭吗还是重建与新生?他的血液永远像是沸腾的剧毒,他渴望战争他需要战争他需要流血他需要牺牲!
     幽灵凑到他面前,轻轻呢喃:“封真,我把碎轨丢掉了。”
     什么碎轨碎轨的那是什么玩意儿!
     碎轨玳透算是什——
     ……咦?
     我刚才说的是谁……?
     一阵无比尖锐的疼痛从脑前叶瞬间传递到整个大脑,太阳穴突突跳响,他简直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血压一阵狂飙。残缺的碎片搅得脑浆波澜不止似乎整个人都要给撕碎。
     是的,战争。
     不是号角尚未吹响,而是硝烟已经消散殆尽。
     世纪末的裁决战争。天赋异禀却都不能走向圆满的战士。东京塔。都厅。梦中的未来终于成真。剑与羽翼,命运之轮。
     美丽的少年睁大眼睛,他的瞳孔如缀满星星的苍穹,他呼唤他:“——”
     桃生封真在狂乱之中从浴缸里面站起,摇摇晃晃走到镜子旁边,回忆里的耀眼日光让他暴怒不止,用力挥拳砸向镜子。
     一地破碎。
     他后退了两步,还是跌坐进浴缸里。
     那个幽灵在被他激起的猩红之中靠近,仿佛当日即将把自己化身为结界的时候,哀愁地淡淡微笑。
     他深吸一口气,颤抖着抚上亡魂的唇。
     轻柔,冰凉,像是霜织起的薄雾,明明触碰着,却又好像触碰不到。
     他只能苦笑。
     “干嘛不干脆变成完全摸不到的样子呢,”他责怪着,吻上去,“神威。”
   
     他是末日的先驱者,秉承世界的意志,在裁决之日狩猎神的威严。他是破坏之王是战争使者是重建者,他要清除世界上的污秽。这是他的本能他的使命他的一切意义。
     而他失去了一切力量。
     在被“正义的使者”用生命“净化”了之后。
     净化。净化什么呢?为什么只有他被“净化”了而这个世界依旧黯淡悲惨无可救药。为什么永远都不放过他偏偏要他想起来。
     有什么用呢!
     最后还不是只能百无聊赖地呆在这一片不断衰亡的空间里面,怀抱着荒谬的希望与期待,走向完全相同的明天。
     直到混沌达到永远。
  
     清晨明媚的阳光照耀在濑川景一的脸上,他怀着期待而又忐忑的心情,按响了上司家的门铃。
     门开了。
     他站在一滩凝固的血液面前呆若木鸡。
     “干嘛,进来自己找地方坐。”桃生大组长懒洋洋地刷着牙,看都没看他一眼,“神威,倒茶。”
     神、神威!?
     听到高中好友的名字,濑川景一惊讶又惊喜地抬头一望,看到一抹荧荧紫光。
     好像刚入暮时的崭新夜空。好像挂在墙上的剑。
     璀璨发亮。

end

后言:据物理学家所说,我们的世界将在约10¹ºº年之后完全衰败。光子凋亡,秩序消失,无序达到上限,混沌主宰一切。时间停滞并消失,过去与未来永无差别。

 
评论(7)
热度(35)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