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Miracle In The Center of World(原著向)

6~10,全文完结

Chapter.6
     再一次的黑暗。钟表声水声嘀嘀嗒嗒,世界一块块有序裂解。透明的蜉蝣直奔万丈星光,就像是举剑的他,盲目狂热地冲向命运终点。
     泪水溢出然后破碎。
     封真,封真,封真。
 
     “神威,神威,不要哭啊。”洁白的羽翼包裹住他,他睁开眼。
     小鸟注视着他。
     「小鸟,你知道谜底的吧?」
     “嗯,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神威。”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都不能告诉我?!」
     “因为,如果不是神威自己想明白的话,就不能调动出你真正的力量,那样未来就真的不能改变了。”小鸟轻轻叹了一口气,伸手捧住神威的脸,“神剑。一定要去‘使用’神剑,这样神威才能真的见到哥哥。”
     「使用……?我之前不是用了神剑吗?」
     “那不是‘使用’,而是‘唤醒’。神威只是把神剑的封印解除了。循环要开始了,快点,神威!你一定要改变未来!不然,所有人都会被永远困在这个循环之中!”
     「等等……如果解开循环,那小鸟会怎么样?」
     小鸟愣了一下,慢慢露出了纯美的微笑:“……快去吧,神威,哥哥和你,都还有未来。”
     无数的羽毛升起,隔断了视线。
 
     微弱的火光摇曳在空荡的大厅中,对面墙上是烛台的图腾。
     地龙的基地。
     这次的人,是七御史之一吗?
     这么想着,这个人缓缓将靠在肩上的东西放在膝上,解开束缚着的布条。神剑闪着寒光,静静映出封真的脸。
     「封、封真!」
     远方突然爆发出一阵直击心灵的力量波动,神剑上的宝石发出奇异的光芒,昭示着古老力量的觉醒。
     “神剑被唤醒了啊。”一个声音从心灵的一角传出。
     「这个不是封真的声音,是,是……」
     神威困惑地转身,却看见一副让他震悚的场面:
     另一个自己张开属于地龙的洁白羽翼,双手抱胸,好整以暇地微笑着。那对翅膀上沾染了鲜血,微微阖动。
     「难道……难道这才是地龙“神威”的真正模样!?」
     “好久不见了,神威。”
     「你可以看见我!?」
     “当然了,你不仅是神威,又是‘天龙的神威’,是我的对立面和关联体,我怎么可能看不到你呢。”白羽的少年降临在他面前,右手的食指轻轻贴上唇,“今天就是尘埃落定之日。你就好好看着吧,神威。”
     说罢,他展开双翼,振起狂风,将神威推向心灵的深处。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浓重的黑暗束缚住他的手脚,他动弹不得。就在他困惑到无以复加之时,远远地响起了一阵鞋跟敲地的声音。
     激起一圈圈泛着微光的涟漪。
     封真慢慢走来。
     “两把神剑都已经觉醒了,封真,你准备好了吗?”白羽的少年翩然而至。
     封真凝眸注视着少年的脸庞,眼神是最初的严肃与无畏:“你知道,我早就准备好了。”
     “是啊,是啊。双子星的命运是注定的,你也是从小时候就决定好了呢。”少年绽开笑颜。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而不是命运。无关地球的命运和任何一方的胜利,我只是在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是只要神威不认清自己、使用神剑,你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
     “我知道。”封真突然伸手抚上少年的脸,眼中映出的似乎是另一个人的神态,“就算这样,我也要改变这种结局。我会保护神威不让他死的,这是我和他的约定。”
     少年不禁笑了出来:“也是你的愿望。啊呀呀,真是有趣,你从小就是这么固执呢。被命运束缚,不得已、甚至有时候迫不及待地亲手实践它,却又企图用命运改变命运。而且你竟然还选择了这把剑!呵……真不知道你是勇敢呢,还是愚蠢。”
     封真的眼神温柔得令人心碎:“彼此彼此,你也不想看见命运就这样实现吧?不然我们怎么能达成同盟呢?”
     少年甜美地笑了,转了个圈:“是啊。作为地龙的神威,我的使命是变革地球、清除人类,至于天龙的神威我也想把他打败然后铲除。可是我又不想让司狼神威死掉。唉,真是麻烦呀。”
     他又转向封真,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总之,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把坏人的角色扮演到底吧。”
     说着,他召唤起泛着微光的波澜,将二人完全包裹,然后消失。
     「什么,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封真!回来啊!!!」
  
     视野再一次恢复 , 已是在东京塔之上。硝烟从天际升起,尘埃散落,世界倾颓。在满世界狂啸的风声之中,封真握紧了剑。
     神威突然很想哭。
     自己握着神剑站在对面,皱紧了眉头,像是发脾气的小孩。
     “丁姬的妹妹,是你杀的吧!”他听见自己的控诉。这个罪名是他给封真安上去的。
     为什么自己毫不犹豫地相信了丁姬给自己展示的画面?为什么自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开战?为什么自己曾经丝毫不后悔?
     一次次燃着白焰的攻击从自己掌中袭来,皮开肉绽的痛从封真的身体顺着神经直刺神威的脑海。
     “如果这样可以加快他的觉醒的话……”
     这么一句话,从封真的心灵深处传来,很快被墙壁的崩裂声击碎。
     不断的承受,不断的等待,辅之以轻蔑的宣判:“神威,你还没有意识到你真正的愿望。”
     自己以一种倔强的表情望向封真,表示不解。而在黑暗中,神威终于听到这个心灵最深处温柔而虔诚的祈祷。
     “神威,神威。”
     那个熟悉的声音一遍遍呼唤着,以最初那种温和的语气。
     他,从未改变过。
 
Chapter.7
     束缚的黑暗骤然之间松弛下来,神威发现自己开始像气球一样不断上升。
     他看见一点一点的微弱光芒。一开始他以为那是星光,后来他发现,那是属于封真的记忆的碎片。
     早春微寒,雨中的初遇,重叠的两只小小手掌的温度。林荫中结伴而行的三个孩子。夕阳下拉钩的手与稚嫩的约定。广场上放飞的白鸽。
     而后是血腥。
     破碎的躯体、被撞破的仪式,与首次出现的选择。在幻境中被封印已久的使者向他预先透露了所谓的“未来”,那个孩子以兄长般的责任感主动与恶魔立下契约成为自己伙伴的双子星,将那晚的记忆、自己的能力甚至是一部分人格都寄封在革命者的手中。伙伴离开,缺失的少年沉默寡言地成长,内心却从不曾将那个重要的约定遗忘。命运总算开始加速前进,象征平衡的少女如预言中那样牺牲,他无力阻止,于是为了那个约定,他承担起毁灭者的重担。
     温柔如斯的他,只能用死亡来实现别人的愿望。
 
     爆裂声伴随心灵中巨大的痛苦一同冲击过来,瞬间便冲散了记忆的碎片。
     神威看见自己狼狈地倒在瓦砾上,一脸祭品的模样。
     痛苦的风暴卷起,自己沾满鲜血倒在封真怀中的场景清晰地倒映于心中。
     “命运还是无法改变么……!”心中那个声音呼唤着。接着更加深沉的痛苦与绝望掀起巨浪,似乎要以不可阻挡的力量,将这颗心灵中的一切全部摧毁。
     「不是的,封真住手!」
     神威刚想向着光明伸手,就被狂澜裹挟着,不断上升、上升、上升。
     直到被黑暗完全吞没。
    
     嘀嗒。
     嘀嗒。
     嘀嗒。
     嘀嗒嘀嗒嘀嗒。他听见钟表声水声鞋跟敲地声,伴随着轻微的破碎那是剑刃轻叩并没入颅骨之声。无论什么是全胜什么是惨败他听见灵魂的恸哭,数亿生命全部化作闪着微光的蜉蝣,血的鲜花盛开将脚底的深渊染成一片绯红。他终于明白这里是梦境是心灵是神的领域是世界的终结亦是他的死期。
     他看见许多人。
     他看见七封印的同伴。看见地龙的御史。看见神情严肃的真神家历代影贽,看见刀隐神社的社主及其妻子。丁和她的式神。一脸憔悴的牙晓。小鸟张开翅膀,笑容甜美。三位梦见不约而同伸出手,他看见命运之轮。
     是的,巨大的金色的命运齿轮。一切都沿着轨迹运行,他听见齿轮咬合声。漆黑的苍穹星光鼎沸,似乎要赶在毁灭前尽情燃烧自己的生命——
     他看见封真。
     封真。
  
     青年在夺目的星光中向他微笑,一如当年。
     他的泪水夺眶而出。他终于认清了自己那深埋于心底的夙愿,并为自己的自私与卑微嘲笑出声。
     封真,封真,封真。
     地球的命运与他相关吗?可能有,但是实际上关系并不大。然而他身为“神威”选择——或是被诱导着选择了天龙的角色,将人类的命运全都背负在肩上,其背后的原因并不是某种高尚的伟大品格,而仅仅只是自己那份微不足道的心愿。
     「我只想找回封真。」他多少次这么说着、祈祷着。
     可是他清楚,他并不只要这么多。
     「我想……活下去。」
     「我希望和封真……都能活下去。」
     「神啊,我求求你让我和封真在平凡的世界中摆脱这该死的宿命、一起好好活下去!!」
    人都是自私的,而就是这样一点点不知何时萌芽的卑微的贪婪,让他长期以来都不能直视自己的心灵。在莫名降临的命运下,人偶们只能顺从轨迹在世界这个舞台中扮演着既定的角色,就连那份微渺的自私祈愿,也全部被时代的洪流裹挟着深埋于心底。
     天龙。地龙。人类。地球。
     神威眯起被泪水模糊的双眼,微微笑着,向封真伸出手。这是他无数次想要做却都在冷漠的伪装下化成抱臂的姿态,而等他终于有勇气这么做时,却已经无法触碰。
     想要被珍视,是因为一直把封真当作特别的存在。
     想要被保护,是因为一直相信封真不会违背当初的约定。
     想要被爱,是因为——
     一直在爱。
     哪怕被深埋一个世纪,被冰冷的命运冻结,那些愿望却依旧还在,并在心灵的沃土中倔强地生长,最后破土而出,绽放成一片星光的原野。
     他必须要赢。
     “封真。”他终于呼唤出声。
     盛大的光芒中,他听见宿命的低语。
 
Chapter.8
     “当!!”
     两把神剑撞在一起。
     晶亮的烟尘散去。护刃先是倒抽了一口气,接着大喊:“神威!你没事吧!”
     日光过于耀眼,神威眯起眼睛。嘴唇有些干。堪堪用神剑挡住落下的剑锋,左手被封真强大的力道震得生疼。
     如果这时候来一场大雨就好了。他这么想着,用尽全力将封真以气浪震开,自己也跃至空中。尖锐的碎石被卷起擦过他的眼睑,血丝滑进他的眼睛,他有些看不清楚封真的脸。于是他握紧剑,向着封真冲去。
    
     两道银光不断碰撞、交融,仿佛古老的咒语,在日光与尘嚣中持续共鸣。震颤从肌肉传递到骨骼,把心尖都震得发麻。
     那把剑在他手中如灵巧的蝠翼,他用阴翳划开封真的上衣和皮肉,并且如愿以偿看见了封真的笑容。原来血的颜色是那么温暖,的确是生命的色彩。
     “封真你,会实现我的愿望的,对吧?”神威默念着,突然感到一种不可告人的幸福。
  
     他们同时举剑。
  
     耀眼的光芒伴随着一声巨响,在塔顶爆开,如巨大的结界,将整个东京都笼罩在光明之中,并不断向外扩张。在光芒之中,倾颓归位,昔日重建,仿佛战火从未点燃。
     破碎的剑刃如折断的彩虹裂片,在空中翻飞。
     神威看见那双茶色的眼眸,他觉得也许这才是命运之轮的样子。于是他不顾锋利的碎片,仿佛跨越几亿光年,心满意足地向着那个渴望许久的怀抱坠落。他张开的手臂揽住了碎片,尖锐没入鲜嫩的血肉,鲜血溢出,没有疼痛。
     他放肆地、用力地拥抱着。
     「神啊,请您倾听我的告解。」

Chapter.9
     “封真,纱鵺阿姨和小鸟在哪里啊,好无聊哦。”神威坐在树干上晃着两条细腿,打了一个哈欠。
     “神威,你小心点啦。”封真叹了口气,也爬上树去在神威旁边坐下,“妈妈带小鸟去买新衣服了,要到傍晚才能回来呢。”
     神威“哦”了一声,手指无意识地勾住封真的衣角。
     仲夏的阳光倾盆而下,透过苍郁的树冠,将世界浸润成一片嫩绿。
     封真低着头看着神威的发旋儿。他想起昨天夕阳下三个人的约定,不由得笑了:“神威,你真的很喜欢小鸟呢。”
     神威抬起头,清澈的蓝紫色大眼睛闪亮,如同一捧揉碎的星光:“嗯!我喜欢小鸟,而且我也喜欢封真呀!最喜欢了!”
     “咦?你不是最喜欢小鸟吗?不然怎么跟她结婚呀?结婚是要和最喜欢的人才可以哦。”
     “唔……可是妈妈说只有男孩子和女孩子才可以结婚呀!唔……那个……哎呀,反正不一样啦!”
     封真无奈地笑了笑:“诶……那到底是什么不一样啊?”
     “喜欢小鸟是……想永远和小鸟在一起玩,因为和小鸟扮家家酒很开心呀……”神威仔细思考了一会,突然伸长了脖子用力在封真脸上亲——不,应该说是用嘴撞了一下。看着捂着脸颊被撞呆掉的封真,他犹豫地解释:“嗯……喜欢封真的话,大概是这样吧?”
     年长的孩子愣住了。良久,他露出了前所未有的温和的微笑:“嗯,我也是这么喜欢神威哦,最喜欢、最喜欢了 。 ”

     聒噪的蝉鸣。
     盛大的阳光。
     温暖的绿色,悄无声息地包裹了记忆中遥远的夏天。
    
     一片恍惚中,柔软的触感,像是初夏的嫩叶,带着些许温热,轻轻落在他的唇上。那是他唯一的光和热,灼得他不禁想要落泪。
  
     睁开眼,他看见光。
     雪白的天花板,消毒水的气息,窗外的松涛与鸟啼。
     没有丝毫战争的痕迹。
     一双熟悉的茶色眼眸。完全舒展开的轮廓,有些棱角,还有些细微的伤口,英气逼人。额前的碎发在重力作用下下垂,扫得他的额头有些痒。
    
     “神威。”那个人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温柔与那个夏天重叠,让他觉得也许神真的听见了他的祷告,在此刻让他的命运如此美好。
     “欢迎回来。”
     他哑着嗓子哼出声:“……封真。”
    
     「你是,我的命运啊。」
 
Chapter.10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群想要成为神的人挑战世界的命运,利用天赋的神奇力量,将世界的秩序之力提取出来加以凝聚,并妄图想要将这种伟大的力量盛于容器之中供自己使用。
     但他们没想到,他们凝练出的秩序是两种完全不同甚至相反的力量:
     一种力量是“无限”。无尽的循环之力,亦是“维持”,让世界能够不断运行下去。
     一种力量是“零点”。象征间断与命运的突破口,是“变革”的徽记、原有一切的终结,同时也是新世界的起点。
     这群人为不能融合这两种力量而恼羞成怒,最终无奈地退而求其次。
     他们铸成了两把精巧的剑,将两种力量分别注入剑中。他们也不再试图成为神,而是以“神之威严”的代理人自居。
    
     然而这并没能化解这群人内部的分化。在漫长的争夺中,两把神剑分别被两拨人占有。一拨人在崇高的道德的影响下拿起“维持”之剑,宣布代理神之威严,用力量化为结界,以保护世人为己任。另一拨人受够了愚妄庸碌的人类,将人视为害虫渣滓,于是发愿成为“狩猎神之威严”者,想要摧毁现有的一切,再于废墟之上重建天堂。
     两拨人的斗争难分胜负,于是他们选择将战争融入血脉:他们的后人将继承他们的力量,同时也继承他们在战争中的地位,在最终之日重启古老的战争,一切以命运之名。
     按照预设的轨迹,神剑被封印在一个家族的女性血脉中,在审判日到来之前重新诞生于世;拥有力量的话语和早已编制好的梦境被交付给三个被选中的人,以保证听到神喻的战士都能被诱发出战斗的本能、走向他们预定好的争斗……
     只是他们没有料到,他们的后人会如此坚决地反抗、改写自己的命运。
     他们没有料到,三位预设之中的“梦见”,没有一位相信“纷争”的梦境,反而引导着人们追寻不一样的未来。
     他们不曾相见,从决战者的父辈开始,后人们就已经在利用那些自然产生的命运裂痕改写未来。
     预设的命运并非万无一失。原本应由“天龙-神威-地龙”构成的平衡关系没有出现。天龙和地龙的人格在象征着“神之威严”的少年身上同时产生,而其孪生子并没有出生,替代的双子星也只能继承天龙或地龙中的一个位置。而这一点,竟成了改变的最重要的契机。
     他们没有料到,本应置身于纷争之外扮演裁决者角色的“神威”少年,亦成为了战士中的一份子。而他的双子星竟然先他一步选择了变革者的身份,同时却又拿走了属于维持者的“无限”之剑,最终在恰当的时间点启动了循环。
     他们没有料到,本应象征平衡、长久存在的少女会自我牺牲、被人杀死,从而加快了预定命运的崩毁。
     他们更没有料到,完全觉醒的象征“神之威严”的少年,会选择将神器摧毁、将秩序之力与裁决权归还于这个世界。
     只是因为一份不愿背弃的约定,与一个追求幸福的心愿。
  
     神威坐在病床前。
     征一郎和火炼刚刚来过,征一郎先生急匆匆赶回家看望妻女,火炼小姐倒是不紧不慢地告诉他在他昏迷期间外界的情况。
     最后的结界的修复作用十分强大,给重建工作节省了不少麻烦。七御史的剩余几位成员也回归各自的生活,那位电脑少女的机器在破坏过程中损坏,她目前跟着麟饲游人整日无所事事。空汰在和苍冰、绯炎对峙中受重伤,伤情尚未稳定;被救出的岚还在昏迷。
     至于丁姬……
     火炼小姐说,她在神剑爆裂的一瞬间恢复了所有正常的感官,狂笑着走下台阶,似乎是想要开门离开。但就在她伸手碰到门的时候,似乎是触动了什么结界,突然开始迅速衰老,就像是停滞的时间全部回到了她身上一样。
     她嘶喊着庚的名字,慢慢断了气。
 
     “想什么呢?”封真问。
     神威回过神来,看见封真正在娴熟地削苹果。那双手前不久还沾满鲜血,他突然就有些感慨。
     “那个……封真,你不用做这个的……你也受伤了不是吗?”
     “没事。我的伤都在胸口。”封真微微笑笑,“倒是你,那么不要命地去抱剑的碎片,伤口都在手臂上。”
     神威回想了一下,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低头看看自己的手,两道褐粉色的狭长伤疤依旧在那里。
     事情结束得太过突然,他还有很多想不明白的地方。
     良久,他抬头问:“封真,你说命运到底是什么?”
     “我也不清楚。只是,我相信,”封真把削好的苹果放在他手里,“命运这种东西,应该是由自己决定的。”
     温柔的咒语,如神的呢喃。
     神威庆幸自己终于选择了这样一条路。虽然他无法挽回牺牲,也不能给所有人幸福。然而他不是神。世界的未来他无权决定、无权干涉,更无权自己一个人背负。他只能祈祷并战斗,以全部的生命与心愿去赌一个奇迹的发生。
  
     他沐浴鲜血与尘埃,拂去命运刻下的所有咒文,终于亲眼见证了奇迹的发生。

end

 
评论(2)
热度(48)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