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Miracle In The Center of World在世界中心遇见奇迹(原著向)

依旧是自搬运,在贴吧更完了会把剩下的6~10搬运过来😳请大家跟我玩在贴吧的id是“蒼藍彼岸”😳脑洞大开请注意嘿嘿嘿:

•原著向,不断重复的断点,不断切换的视角,不断深入的审视,与被改变的未来。
•自己脑洞的神剑的秘密,infinity与zero的交织组成的命运突破口
•文中所有「xxx」形式的语句都是神威的内心独白
•你拼尽一身的爱,从骨缝里开出花来
【BGM:una mattina×river flows in you】
    
      
Chapter.1
   
    嘀,嗒。
    嘀,嗒。
    嘀,嗒。
    钟表声,水声,鞋跟敲地声。剑刃轻叩颅骨声。命运的齿轮咬合声。
    崩裂声,血花四溅,灵魂恸哭,苍穹之中星光鼎沸。
    最终唯余眼泪。
  
    神威是在一片昏暗中醒来的。厚重的窗帘阻隔了凌晨时分黯淡的天光,让他刹那间有些恍惚,无法分辨这是现实还是梦境。迟疑了很久,他慢慢坐起。
    虽然没有丁姬“梦见”的能力,但神威总觉得那个梦是一个悲伤的兆示。
    不。他其实不太记得自己梦见了什么,只是隐约记得似乎没有梦见任何人。没有阳光下甜美微笑的小鸟,没有悲痛欲绝又欲言又止的丁姬,没有神情庄重的母亲和时鼓阿姨,没有伙伴们。有血丝渗落,在盛开后沉默地流淌,把梦洇染成温暖的绯红。苍穹漆黑而星光璀璨,世界崩毁命运却依旧沿着轨迹运行,死亡如此安然。
    “地龙”们想看到的是这样的未来吗?
 
    「封真想看到的,是这样的未来吗?」
 
    封真。
    桃生封真。
    一遍遍咀嚼这个名字,神威回忆起昔日的场景。小鸟、碎轨的惨死一次又一次重放,脑海里剑光与微笑重合,他看见一个世界的谎言。
    岚已经失踪,空汰去找丁姬生死未卜,结界被破坏殆尽,世界在倾颓边缘。
    他看着神剑。剑柄上的宝石中流转着奇异的光泽。
    是谁告诉他,“使用了神剑”就可以见到封真。是啊,可以见到封真,可是命运就能改变吗?
    “对不起。如果发生了什么,我一定不会把大家,把世界放在首先考虑的位置。”
    这是他自己的决定。因为他要把封真找回来。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哪怕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东京塔颜色鲜艳,如浸血之骨直刺云霄。
    他义无反顾选择了开战。
 
    冲击波震断肋骨与血管。剧痛、灼伤、破碎。从骨骼到塔都是断壁残垣。神剑用苍老的声音呼唤自己使用它,神威不想听从。
    他再一次以祭品的姿态,躺倒在封真的影子里。
    透过封真的发,透过昴流悲伤的眼睛 , 透过同伴的惊呼,透过满天飞扬的晶莹尘埃与天空彼端掠过的鸟,他看见命运之轮。
    “神威你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真正的愿望。”
    “正因如此,你不可能战胜我。”
    “如果人不可以杀人,又怎么会失去重要的人呢。”
     无意义的话语重复着,他依然听不懂,并且已经厌倦。
  
    「什么人不可以杀人就不会失去所爱,明明大家都在互相伤害。什么迷失于执著,明明就算不去执迷命运也会推动我们走进这个无解题。」
    「你是“神威”吗,是我的双子星吗,能知道我的愿望吗。」
    「那把封真,还给我啊!」
    「庚是谁杀的无所谓,封真的双手已经沾满鲜血无所谓,地球什么结局无所谓,就算要付出我的性命也无所谓。」
    「这就是我的愿望啊!」
  
    “这不是你真正的愿望。”
    封真再一次斩钉截铁地否决,笑容温和而残忍。
    光芒折射在垂悬的神剑上,璀璨夺目。像是受到召唤般,神威手中的神剑也发出一阵波动,但他已经懒得动弹。
    「什么愿望能改变命运呢?真可笑。」
     剑锋落下的一瞬间光芒突然变得异常柔和。
   
     「我的愿望,是什么呢……?」

Chapter.2
     痛楚。
     剧烈的痛楚。
 
    「这里是,哪里?」
     一片黑暗。钟表声水声鞋跟敲地声,一下下嘀嘀嘀哒哒哒响个没完。他看见金色的命运齿轮咬合,原来毁灭的只有自己罢了。只是神怜悯他让他窥见了自己的死状。依照原先的顺序,血雨落下,黑暗崩裂,脚底有亡魂恸哭,而他却上升,融入星光。
     在璀璨的星光中,他模模糊糊看见了小鸟。
     她在微笑,甜美、清澈 , 与世上的一切苦难隔绝。
     「对不起……我没能……」
     小鸟摇摇头:“神威不用道歉。未来尚未决定啊!”
     「可是不是胜负已分了吗?」
     “神威该回去了,不然会来不及哦。”
     「什么?……啊!」
     星星突然卷起一阵寒流,光芒璀璨,让他难以睁眼——
 
     视野一瞬间恢复了。只是这个视野更像投影在某个角落的影像,神威意识到自己仍然悬浮着。
     「怎么回事?我在哪里?」
      一个毛绒绒的身影闯入视野,是护刃的犬鬼。而后,身后响起脚步声,视线也随之转移。
     「什么!?」
     神威看见穿戴整齐的自己走在学园的走廊中,双眼有些失神。
      “神威,你还好吧?”护刃的声音从自己这里传出。
     他看见走廊的玻璃窗上,映出的分明是护刃的身影。
     「这里是……护刃的心灵吗。」
     一种莫名的力量波动突然从护刃的心直接传到了神威脑海之中。那是担忧的情绪。
     是这样吗?被封锁在他人心中,观看着决战之日他人所见,感其所感。可是为什么是这样?如果自己在护刃的心中,那么现在那个在说话的“自己”又是怎么回事!?
     “神剑在呼唤我……”那个“自己”着了魔般喃喃自语,眼神空洞却有一种莫名的庄严,带着大家向封印处敢赶去。
     「那个……也是我……」
     「扮演着“天龙神威”的我。」
 
     护刃的心,一直充满着担忧与困惑。
     对于这样一个单纯的少女来说,眼前的一切看起来都可怖到荒谬的程度。她只知道要去守护自己爱的人,不可以夺走他人重要之人的生命,而事实与她的信念大相径庭。
     少年单薄的身躯抱着神剑站在水面前,阳光晶亮,身影与话语一样飘渺。
     “我一定不会把大家当作首要考虑的事情。”明明是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却如此陌生。
     神威感到护刃的心一紧。一个男子的脸浮现在心灵的一角,看上去温柔又可靠。他隐约记得那个男人叫做志勇草雉,似乎还是地龙的一员。
     “没关系。神威会被看作拯救地球的人,也只是你叫神威这个名字吧~?”少女的声音响起,甜美而坚定,是毫不犹豫的原谅。
     他愧疚地低下头。
     被寄托了使命的是自己,却要让他人为自己的任性付出代价。选择牺牲的是自己,却要让他人也一同牺牲他们可能拥有的幸福的未来。
     就因为自己是神威吗?
 
     在少女清澈的眼中,他看见战争再一次打响。飞扬的尘埃与破碎的石壁,震破血管的冲击波不给任何人的心脏舒缓的机会。
     他感到少女的无助与困惑。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眼前曾经如此要好的两个人必须走上如今的道路,是那个冷血的地龙领袖到底要把像是自己哥哥一样的神威逼到什么境地。黑暗的意图渐渐在侵蚀护刃纯洁的心灵,在看到神威倒地的瞬间,呐喊从心底迸发:
     “神威——!!”
     护刃视线模糊,眼泪落到心里。
     外面的那个自己,如祭品般躺在封真剑下,眼中写满虔诚与不甘心。
     在秘境中的神威双膝跪地。
     「如果要牺牲就让我一个人牺牲吧,如果要毁灭就让我一个人毁灭吧。把他们的幸福还给他们,把你的幸福还给你自己,封真你听到了吗 , 这是我的愿望啊!!」
     “这不是你真正的愿望。”举剑的男人轻而易举地反驳。
     剑再一次落下。命运重演,一切如此荒谬。
 
     「对不起。」

Chapter.3
     痛又一次弥漫开来,他坠入黑暗。
     他看到剑刃。银色的闪光编织出美丽繁复的图腾,古老的咒语被镌刻在苍白的骨骼上,剥落的雪花让人全身发冷。鲜血浸润了大地,梦变成绯红。
     白色的羽毛凭空出现,纤尘不染。
     小鸟轻轻降落在他面前。
     「小鸟,我该怎么办?」
     他伸手握住小鸟的双手,不住得颤抖。
     「我不想让封真永远陷入疯狂,可是也不想让人类毁灭,我不知道怎么选我该怎么办!」
     小鸟抽出一只手,柔柔覆在他的眼上。
     “神威应该选择自己觉得是对的事。所以,神威要仔细想好,什么才是正确的哦。”
     他听见星星破碎的声音,羽毛亲吻着他的脸庞。
  
     「……!」
     视野再次明亮起来,一片亮丽的绿。
     “火炼小姐。”自己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视线亦向后转去。
     「这里是……火炼小姐的心灵?」
     「为什么会进入这种循环?」
 
     是的,循环。
     这是大战之前。
     在这一片浓郁亮丽的绿色之中,那个叫“哪吒”的地龙被埋葬在这里。而那个单纯的脸庞,却一直停留在火炼心中,挥之不去。
     为了所爱之人付出生命,是那个孩子的选择。
     触目惊心。
     “这种痛……也许地龙的神威可以了解吧。”火炼的手温柔地扶在自己肩上。
     「封真他如果能够了解,那为什么还要不停地杀人呢……?」
     “他说,如果谁都不能杀害别人的话,那为什么会对于最重要的事物反而会迷失呢?”
     「杀害别人……那封真也迷失了吗?我……也迷失了吗?」
     “如果越在乎一个人,就越容易看不清楚,或许在不知不觉中,反而伤害了最重要的人。”
     「伤害……我在,伤害……?」
     自己一脸困惑的表情,眼神迷茫。
     「最重要的人?」
  
     火炼捧着他的脸微微笑了,火焰般温暖的潮在心灵中泛起,没过他的脚踝。
     苍轨先生和那个地龙的孩子的身影在她心中一闪而过,留下一阵暖流。
     最重要的人。
 
     地龙的神威,说的没有错。执著甚至伤害,反而会迷失最后失去。一个简单的道理,却谈何容易。也许所有的执著都是因为那样一种恐惧,就算迷失与伤害也不愿意放开最后的联系。
     他知道,其实自己已经迷失。他只是不愿意承认。哪怕把封真和自己都弄得遍体鳞伤,他依旧那么想要找回封真,只是因为他不愿选择对立。明明清楚自己的行为已经违背了天龙的使命,也知道自己的选择为自己、封真和所有人都带来了伤害,却仍然沉溺于无效的祈愿之中。
     也正是因为这样,一切才会变成像现在这么糟吧?
  
     火炼的心灵,就在这时明亮起来。星星点点,无言地诉说着她的谅解与宽恕。
     神威想起了火炼每一次的笑容与话语。
     这个女性,从黑暗中成长起来,却一次次包容了自己的任性、保护了身边的同伴、用自己的火光给予所有人拯救。
     这样的人们,一直围绕在自己身边。
 
     剑落下时,火炼也一直在旁边看着。
     飞扬的沙石、护刃的哭喊、昴流绝望的表情、自己和封真献祭般的姿态。她一直看在眼里。
     她的心很痛,她在心疼那个因无知无识、倔强任性而受难的少年。他听见她心中所有的悲伤、无力、祈祷与谅解。
     他感到救赎。
  
     「我迷失得太久了……的确是我错了。请你们原谅我。」

Chapter.4
     他在澄澈的黑暗中睁开了眼睛。痛到麻木,也不觉得有什么了。
     又是这样的轮回循环。
     水声嘀嗒作响,时间废止,宇宙在混沌之中疯狂运作直到枯竭。
     只有头脑是清醒的。
     神威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冷静过了。
     方才所有的场景在他眼前一幕幕闪过,留下的是简练而清晰的字句。执著,迷失,伤害,代价,重要,正确。
     愿望。
  
     眼睛酸痛,他闭上眼。
     「……封真的生命,和世界的命运,我都要争取。」
     「……就把这个当作我认为是正确的事吧。」
     然后奋力一搏,不去后悔。
     「可是……真相,到底是什么?」
     洁白的羽毛飘落在他额上。小鸟的发丝拂过他的脸庞。他睁开眼,看见美好的笑容。
     “神威眼睛红红的。”小鸟捂着嘴笑出声来。神威的脸上浮出一抹羞涩的红晕。
     “看来神威已经能够冷静下来了。那么,神威是想知道真相,对吗?”
     他点点头。
     “哪怕真相也会带来痛苦吗?”
     「相比于我……早已知道真相的小鸟,应该更痛苦吧?」
     少女的笑容如春日的花朵一般灿烂:“神威还是这样替人着想呢。不过,是神威的话……一定,一定能够改变未来的。因为未来尚未决定嘛,对吧?”
  
     未来……?
 
     “去吧!”小鸟扶着他的肩膀让他向后转,然后将他一把推入璀璨的星光。
     下坠。下坠。
     他在光芒之中坠入冰冷的水里,然后重力倒转,开始上浮。终于,他浮出水面。
     「!这是……?这是哪个人的心灵?」
 
     “你来了,神威。”飘渺的声音响起,他惊讶地转身,却看见浑身湿透的丁姬苦笑着端坐在水面中央。
     「丁姬?!这里不是您的心灵吗?你为什么还……?」
     淡红的眸子柔柔望向一望无际的黑暗:“是的,这里是妾身的心灵,却也是梦境,也是……联通了那个……神的领域……位于世界之外的空间。”
     「您在这里做什么?」
     “因为我被囚禁了。被另一个妾身。”
     「另一个?!」
     丁姬伸出手,在空中画出一个圈。现实中的丁姬的身影在圈中浮现。
  
     是火与熔岩般的气,炽烈而邪魅,一如那挂在她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
  
     “那是原本妾身心灵中所居的另一个妾身。妾身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她了…她已经占据了妾身的身体,还……”丁姬向下一指。神威顺着她的指向看去,看见水下岚正在沉睡。而在更深的水下……
     是被青莲色丝带勒死的庚姬的身躯。
     她静静悬浮在黑暗之中,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彻底吞噬。
    
     「您的妹妹是被……!」
     “另一个妾身……杀死了庚……”丁终于伏在水面上哽咽出声。
     「所以,不是——」
     不是封真把……
     青莲色的丝带与惨白的皮肤,如此刺眼。
  
     “另一个妾身,她、她——”丁深吸了一口气,抬起模糊的泪眼,“她是为了……让命运驶入一个预定的未来。在那个未来里,妾身不会被杀死。对不起,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们……可是妾身——”
     不想死。
     就算知道梦见会不准,就算已经做好了为天龙的胜利献出生命的准备,却仍然祈求着不同的未来。
     而另一个丁姬为了那个她其实也很渴望的未来,一步步苦心经营着,不惜牺牲之前所聚集的天龙的战士。
 
     “我已经说过了,未来不会改变。尽管我所梦见的有两个未来,却都是如北都的弟弟所说,不会让所有人都幸福。”两三片枫叶飘落到水面上。
     牙晓从黑暗中走来,一脸悲哀。
     「什么意思……?」
 
     神威抬头仰望寂静深不可测的黑暗,仿佛看见了小鸟寂寞的笑容。
     洁白的羽翼中,幻化出的场景模糊、摇晃,仿佛是不稳定的噩梦,鲜血、剑刃、命运之轮,看不清到底是自己满脸泪水亲吻着封真的头颅,还是封真怀抱着自己已经渐渐冷却的身躯。
     他看见剑刃落下的时刻,秘室中丁姬看着被制服的空汰笑容阴狠,悲剧不可避免地发生——他看见封真的眼神。
     似乎带着悲哀,嘲讽,而后是落寞。
     “那是地龙的神威,”牙晓的声音轻轻响起,“也是……你的封真。”
     “未来,终究还是决定了吗。”丁姬的声音微弱近乎破碎。
     小鸟银铃般的笑声远远传来。
     三位梦见。一个祈求着不同的未来却被命运束缚,一个早已看透命运在绝望中屈服,一个坚信着未来尚未决定——
  
     「未来,不是已经决定了吗?」

Chapter.5
     泪水在肆意蔓延的黑暗中分解。
     丁姬和牙晓的身影渐渐消失,水面归于平静。
     如果能就此陷入永眠。
 
     循环,轮回。齿轮嘀嗒咬合,无法逃离、无处藏身。血花溅在他的睫毛上凝成鲜红的宝石。他听见四处泛滥的水声,没来得及呼救就已溺毙的人们在灵魂深处发出恸哭。
     小鸟如约而至。
     「小鸟,命运不是早就决定好了吗?那我的所作所为还有什么必要?」
     小鸟摇了摇头:“说过了吧,神威一定能够改变的,因为那不是你的未来。”
     「可是至今为止,所有的一切,都在你们梦见的轨迹之中不是吗?!」
     小鸟突然敛起笑容,看起来庄严而肃穆。洁白的羽毛升腾而起,沾上红色,纷飞如花瓣。
     “神威,你要记住,你的未来还在前方。”
  
     一片开阔的视野。
     从高楼顶端俯瞰着东京的废土,这片心灵亦是一片荒凉。
     「这个人已经麻木了。」
     「是谁呢?」
     「……不管是谁,我都要冷静下来……」神威这么想着。可是没想到,下一秒他就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远处一束光线直冲云霄。这个人喃喃:“神威,终于用了神剑吗?”
     「这个声音……昴流!」
 
     废土般的心灵深处泛起层层樱花的浪。那个樱冢护的笑容和封真的身影模模糊糊映在花瓣的彼端,而在此端,神威看见了昴流和自己。
     他突然发现,自己和昴流如此相像。
     重重叠叠层层,樱河泛滥,两岸如此遥远。
 
     记忆绽放于嫣红的花瓣之间。他看见封真一袭黑衣。
     “这是前任樱冢护的左眼。在彩虹大桥上拾到的残骸就只有这个。消除其他男人在你身上留下的痕迹,这就是他的愿望。”
     “也许……有一天我也会做这种事。”
     “这是前任樱冢护和现任樱冢护之间的恩怨,我不会多说什么。”
     “樱冢星史郎这个男人,还真是相当任性啊。”
     每一个字激起的涟漪中都漾着昴流回忆里那个西装男子的笑影。温柔的、狡黠的、漠然的、残忍的、舒心的,全部是岁月中情人低声的耳语。
     是别扭又自然地拉起的手,是公共场合下毫不做作的告白,是不允许别人让他落泪或受伤的霸道,是不敢奢望无法触碰和作践自己也要留住那一道目光。
     抵死缠绵。

     「果然啊,那个樱冢护于昴流而言,是“特别”的存在。」
     特别。重要。
     他看向回忆中封真的倒影。
     熟悉的眉眼。微微上吊的眼角,茶色的瞳透过碎发笔直地注视着。眼神一如自己记忆中,严肃、认真,没有戾气,甚至称得上温和。
     仿佛从未改变过。
     自己有多久,没有得到过这样的注视了?
     还是说自己一直在逃避这种注视呢?然而再次得到时,这种目光已然变味。可是——
     「可是封真,你为什么还要作出这样的表情呢?」
 
     昴流抚上了原本属于樱冢护的右眼。心中的樱花越涌越多,终于把彼岸的两个男人彻底吞没。
     神威发觉,自己心脏的疼痛,竟愈发和昴流趋于一致。当痛楚终于变成了麻痹,现在看来举着神剑的自己也是如此可笑。
     尘埃漫天,遮云蔽日。一切都如那日彩虹大桥的死斗。宽大的斗篷下昴流眼神空洞,只有神威知道,他看见的是前任樱冢护的笑容。
     他看着这一对少年,正毫不犹豫地重蹈覆辙。
     血滴飞溅,如一地樱花,寥落惊心。
     “没有一条路,能够让所有人都得到幸福。”
     牙晓转述的,正是昴流说过的话。不论是什么时候,在庞大的命运的压迫与束缚之下,幸福都如此遥远。
     美好的时光全部破碎,樱冢护的低语、北都的笑靥,统统被碾为齑粉。
     然后他惊异地看见昴流的记忆。
     “那么你的愿望是什么呢?”高楼之上,拥有了爱人的眼睛的昴流如是问。
     “我的愿望……只有神威能够实现。”
     封真的笑容如此无奈而苦涩,却不知为何让他觉得那么温柔。
     再然后,他听见在剑落下前一刻昴流脱口而出:“神威,你还没有明白自己真正的愿望啊!”
     心如死灰,看透命运,本打算全身而退。却就是还有那么一点不甘心:不甘于看到残酷命运的重演、不甘心真的再无让所有人都能得到团圆的出路。
     还是有那么一丝微渺的希望,希望未来还在前方。
     于最后的最后,拼命祈祷着少年的觉醒。
 
     剑光陨落。
     惊愕伴随痛楚喷涌而出。
  
     「封真,封真。」
     「为什么还会做出那么温和的表情,为什么你从来都不曾告诉我,你和我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封真,求求你告诉我,好不好?」
 

1~5完结然而还是TBC,放在一起看是不是比较爽😂

 
评论
热度(39)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