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隐星昴】New Years Fireworks (翼设定)

自主搬运_(:з」∠)_发在贴吧的新年贺,为LOFTER这边的tag加点生气……

         “喂!”神威没好气地冲在自己前面大步流星的男人喊,“你要把我带到哪里!?”
        “带到你不会立刻跑回去打扰哥哥和昴流的地方。”男人回头微微一笑,全然不管这表情落到神威眼里简直是火上浇油。他又好心地补充了一句:要是神威要在这里开打,一定会伤及无辜哦。”
        紫眸的漂亮少年愣了一下,咬牙切齿:“封真你……可恶!”
        这里,是一座富庶城市的市中心。正值新年,雪后微泞的街道左右俱是流光溢彩的商铺。人们喧闹着、欢笑着,整个城市似乎都沉醉在节日的幸福氛围中。
        在热闹的市中心不可以开打……
        那在这里穿行就可以明目张胆的用链子拴住自己的手吗!封真你这个混账!
        封真像是听到了神威心中的怒吼,再一次回头笑得人畜无害:“嘛,这条细银软链是我从一个魔法世界找到的哦,只要主人心有所想,就会自动延伸绑住目标呢。就算是割断了也会立即自动连接起来,所以神威是跑不了的~”
        感觉到周围已有几位女性路人红着脸对着他们议论纷纷,神威在无力、尴尬的同时愈发气噎。
        封真你果然是个混账!
        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神威觉得自己的整个“鬼生”都魔幻了起来:
        先是和昴流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穿越次元来到了这个世界的一个废弃教堂中,兄弟俩正准备去觅食顺便了解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却不想一个身影已经挡在了教堂门口——
        “星史郎!”神威眼神一动,长甲举起的瞬间紫眸已变成金色的猫瞳。昴流还没回过神,神威已经破风向星史郎冲去。就在他快冲到星史郎面前时,突然感觉到左腕上一凉、一紧。
        接着,他被硬生生拉到了半空。
        再接着,他发觉自己撞进了一个温热的胸膛,同时有一只有力的手臂轻而易举环绕过自己的腰顺便把右臂也一并揽住,突如其来的“禁锢”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看到的最后一幕场景,是星史郎笑眯眯地向这边树了一个大拇指,而昴流一脸惊讶无措。
        耳畔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星史郎哥哥你抓紧时间啊~”
        星史郎似乎回了一句“封真你也是哦”然而他没听清。因为回过神时,他和封真已经冲过教堂破败的屋顶跃到了空中,苍蓝天鹅绒般空阔的苍穹中,静卧着一轮银白的圆月……
        然后……
        然后封真就抱着他三跳两跳蹦跶到了中心城区然后开始在拥挤的商业街上乱窜!!
        “可恶!”神威还是忍不住骂出声来。
        不用想也知道,跃出屋顶的一瞬间,封真这家伙一定是带着那种欠扁的笑的!
        欠扁的家伙似乎并没有听到自己的腹诽,撇撇嘴,神威也继续沉浸在对昴流的担心之中。只是走了没多久,封真突然停下了脚步。
        “就这里了。”说着,似笑非笑地看着因没及时刹住脚步而撞上自己的背、现在正在揉鼻梁的吸血鬼。
        “哈?……!!?”神威下意识抬头一望,顿时惊得不能自理——THE WONDERLAND HOTEL?
        虽然神威对两人一同到酒♂店这种事没什么认知,但这酒店从里到外金碧辉煌的造型还是深刻地震撼了他。出生于阴暗的古堡,过强的灯光让他很不自在。
        “这里今晚有一场庆祝新年的化装舞会哦,”封真伸手扶正了神威胸前的挂坠,“主题是古典宫廷。神威穿着这样的披风,走在外面反而会奇怪吧?”
        “……”神威紧皱眉头盯着封真的笑脸,半晌只能“啧”一声,随他去了。
        舞会大厅在酒店楼顶。坐电梯一路上去,电梯门一打开神威就差点和一个蓬蓬裙上蕾丝乱飞的女人撞了个满怀——如果不是封真及时把他拦腰揽到另一边的话。
        这个姿势让神威回想起了刚刚在教堂的经历,于是他立刻不快地用力推开了这个怀抱。没想到用力过猛扯动了拴着手腕的银链,一下子就磨破了皮。
        啧!他就知道跟封真待在一起肯定没好事!
        明明扯得那么狠,封真却没有破皮的样子,还是笑眯眯地拉着神威穿梭在一群“王子”“公主”之中,顺带还从酒桌上拿了一杯红酒。
        “可以把链子解开了。”神威冷声。
        “不行。”封真意外一脸严肃,“神威会立马跑去找昴流吧?”
        “……那你也别抓着我的手啊!”
        封真立刻恢复了笑容:“啊,这样可以稍微挡住链子。”还抓起神威的手晃了晃。
        神威看着自己细白的手完全被包在封真小麦色的手中,银链摩擦着手腕的破皮处,没来由地一阵恼火和烦躁。
        看得出吸血鬼正濒临发飙,封真不由得放柔了语气:“这里还是有点吵吧?去阳台吧?”
        神威一言不发地跟着封真走到露天阳台,才发现月已中天,银辉普照。
        凉风阵阵。宴会厅里的人欢声笑语,喧哗声不能被玻璃门阻隔,加上外面车水马龙的喧嚣,也并没有安静多少。但是神威仍然不自觉压低了声音:“昴流他……”
        “今晚午夜的时候会有特别漂亮的烟花表演,能跟神威在一起看真是太好了。”
        神威诧异地看了封真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要岔开话题:“我说昴流和星……”
        “而且商会的商人也早早打出广告说会免费派发甜食,神威喜欢吃甜的吗?”
        看来这人是故意不想谈这个话题是吧?!
        长甲抵上猎人的脖子,金色的猫眼微微眯起,纤长的睫毛掩住了瞳孔中流淌的光泽:“告诉我,星史郎到底要对昴流做什么!”
        “不做什么。”
        “你!”
        “昴流不会有事的。”异常肯定的语气,再无平日的戏谑。
        神威抬头,发现那对茶色的眼瞳中流转着一种别样的东西。封真的眼神认真而坚定,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那种熟悉的温和的笑意不见了,一点也搜刮不出来。他更加烦躁。
        “为什么!”生气地瞪大眼睛,“星史郎那个混蛋,可是一直在追杀昴流啊!”
        “哥哥不会伤害昴流的。”
        “怎么可能!”
        “我伤害了你吗?现在?”封真突然不顾抵住自己喉咙的锐爪向前迈了一步,吓得神威下意识把手往后一收,眼睛也转回原先的紫罗兰色。
        “哈……?”这有可比性吗?
        封真眯了一下眼,挺起身,让自己的身影完全把神威包住。
        “我和哥哥同为猎人,不完全相同,但也不是完全不同。所以,我可以明白他的心情。”他看着神威呆怔的表情,不觉笑了。伸手把神威额前的碎发拨开,让那对无瑕如紫水晶般的眸子完全映入眼中:“猎人会被猎物吸引,但并不意味着猎物就是被杀戮的对象。尤其是对于我们这种寻宝猎人来说,能让我们不择手段不惜代价去追寻的,一定是很重要的珍宝。”
        封真回想起在东京的日子。百无聊赖的生活、酸雨浇打建筑物发出的难闻气味、望不到边的漫漫黄沙,全部被这对闪耀的紫水晶照得晶莹剔透、璀璨缤纷。不仅是因了他吸血鬼的身份。轻盈敏捷的身手,颀长纤瘦的身躯被包裹在过于宽大的斗篷里来去如旋风,手腕细细的却有很大的力气,永远无表情的漂亮脸蛋,偶尔也会因为自己轻浮的戏弄而微微皱眉,甚至是浮现一丝愠怒的红晕。
        美丽的吸血鬼总是冷若冰霜,为双生兄弟担忧的心情让他无暇理会别人,容易对自己动粗,每次被挠了自己表面上笑呵呵回到塔那边都得龇牙咧嘴疼一天,可这些都没关系。
        猎人们处于自己的欲望与心愿,无论如何都甘愿追寻自己的珍宝。
        而他甚至只想追上去,抚平他因气恼而拧起的好看的眉。仅此而已。
        星史郎哥哥的心情 , 一定和自己差不了多少吧。
        “所以,你不必担心。星史郎哥哥他之前是过分了些,但他一直都想面对面把自己的歉意和真正的心愿传达给昴流。”如果这对双子看到星史郎是如何为了见昴流而在各个次元肆意妄为的话,大概就多少会相信他了吧?
        “给他一点时间吧?”
        神威还想反驳些什么,却在看到封真的表情的一瞬间彻底呆住了。
        狡黠而又宠溺的微笑,满溢的温柔如同山洪暴发,和着空气中的甜美馨香,几乎将他淹没。他努力维持着冷静的表情,内心一片兵荒马乱。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不甘心,恼羞成怒之后却无法阻止自己也被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占据。他努力想要扳回一成,却怎么也想不出好办法转败为胜。
        “我……”神威有些艰难地开口。
         下一秒,新年的第一束烟火骤然升起,热烈地绽放出绚烂的花火,将整个夜空瞬时点亮。神威眼神一动。
        人海欢呼雀跃。一片吵闹中,封真看着神威突如其来的笑容,心脏一滞。
        再下一秒,唇上一温。
        他感觉到下唇被咬破了,血被吸血鬼舔干。
        神威轻声说:“这算是新年的第一餐。作为感谢,今晚我不去找昴流。不过——”
        金色猫瞳再次浮现:“等太阳升起之后,我和昴流一定会离开的!你们兄弟别想追上我们!”
        “啊啊,是是是——”无奈地笑了笑,封真的目光更加柔和,也更加坚定与自信。
        烟火盛放。

fin

 
评论(2)
热度(58)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