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神】甘冽的气息是你的恋爱宣言 07-11

我回来了。时隔这么久感觉跟爬墙了没什么两样……慢慢复建吧,希望能找回当时的热情。百鬼是真瓶颈,有可能要坑,但我会尽力不坑的。现在整日重新沉迷wow无法自拔……

上回在此



07

当神威拽着包急匆匆回到体育馆侧门口时,发现上午半场的个人赛已经结束了,而空汰——被人揍得鼻青脸肿歪在一边。

濑川难得失态地扯着嗓子跟面前什么人在吵架,一边还努力想要把空汰拉起来。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息像爆炸的震荡波一般从那边传过来。神威还没来得及想那是什么气息就赶紧冲了过去。

一个比他稍微高一些的黑发少女挡在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姑娘前,迎面对着濑川,毫无畏惧地冷眼瞪着两个高大的男生。

“不好意思,敢问是怎么回事?”神威努力克制着喘气的幅度,直接横在了姑娘和班长之间。

黑发少女大概没想到又蹿出来一个人,还是个看起来纤弱无力的小个子,也没怎么当回事,淡淡地抛出几个字:“不关你的事。”

“就算如此,我认为打人也是违反治安规则的。”

“空汰过去跟后面的那位小姐姐说了句话,”濑川在一边忿忿解释着,“然后这位女同学突然冲出来就打他。”

亚麻色头发少女拉着黑发少女的袖子小声呼唤“岚,我没事的,你快道歉啦”的声音,被黑发少女直接无视了。她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语气却变得愈发尖锐:“一个年轻的男性Alpha在‘没有旁人的僻静场地’对一个‘孤身一人的柔弱女Omega’进行性骚扰的发言甚至还‘释放刺激性信息素’,你觉得这叫没事吗?”

“哈?!我只是问了问她叫什么,怎么就是性骚扰?”空汰在旁边嚷嚷着。

神威觉得嗓子发紧,攥紧的拳头微微发抖。

这个女生也是一个Alpha。

他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但他有种预感这个女生一定是个Alpha。

于是他脱口而出:“我也是个Omega,那么你现在对我‘释放攻击性信息素’又算什么呢?”

女生的脸色一瞬间青了,八成他猜得没错。可一时之间双方都不想退让,只能尴尬地僵持着,气氛一瞬间跌倒零度以下。

神威直直盯着黑发女Alpha的眼睛分毫不让。他还从来没经历过这么紧张的场面,脖子后面已经渗出一层冷汗,脑袋却跟充血了似的昏昏沉沉。可就算自己是个Omega也不能就这么退缩了,他不能——

突然之间又一个高大的身躯挤进了神威和女Alpha之间本来就不大的空隙之中。神威抬头一看,目光猝不及防跌进一汪琥珀金的深洋。

是早上的那个Alpha。

“我是桃生封真,很抱歉我的队员对你们做出了这么无礼的事情。”桃生封真越过神威的头顶望了望被濑川景一架在肩膀上的有洙川空汰,很快又把视线投到下方神威的脸上,“后面的是舍妹桃生小鸟和我的队员鬼咒岚。舍妹身体不好,所以岚她反应过敏了些,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和不愉快,我非常抱歉。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们愿意陪你们去医院,医药费也我们出。”

桃生封真已经换了一套清爽的休闲装,些许汗味和其他一种莫名的气息带着体温蒸到神威脸上。他鬼使神差地就无视了身后的两位班长接了句:“也不是什么重伤,医务室的位置我们比你们更熟。”

封真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张卡片:“好吧。这是我们剑道社的名片,上面联系方式第二行是我的手机号。同学你叫什么?”

“……司狼神威。”

“司狼同学,如果你的朋友有什么后遗症的话请务必和我们联系,我们一定会负责的。”封真迅速把名片塞进神威书包的插袋里,道了声“再见”就带着两个姑娘走了。

临走之前,那个叫鬼咒岚的女Alpha还回头看了一眼,勉为其难地对着空汰点了点头算是道歉,接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08

“岚,你这次过分了。好歹也是在人家学校。”封真护着小鸟大步向前。

鬼咒岚甩了甩头发,声音没有一点起伏:“我只是代行了你这个哥哥没尽到的义务,学长。”

“我都看见了。那小子的确没对小鸟怎么样,也没释放信息素。”

“嗯。”

封真停下脚步,转过身好整以暇地看着岚:“你讨厌那个Alpha?”

岚双手叉腰望回去:“你喜欢那个Omega?”

一阵短暂的沉默。

封真转过身继续往前走,脚步快了不止一点:“啊,下午的团体赛快开始了不知道他们午餐准备了没我去看看——”“学——长——?”岚小步跑到他面前拦住了他,“学长你真的喜欢那个小个子Omega?”

封真揉着自己的额头想要错开岚咄咄逼人的视线,看到旁边小鸟一脸“好棒我支持哥哥请一定要加油给我带回个嫂子哦”的打call表情又默默把脸转了回来。以后不能再带岚出来比赛了。假公徇私也无所谓。

“啊,是啊。”他吊着口气承认了。

“不是吧……哎,他身上没有信息素的气味哦?”

“你觉得一个没有进行体育运动的正常吃抑制剂的Omega会让一个陌生Alpha闻到自己的味道?”

“说不定他是个Beta哦。”

桃生封真回忆了一下刚刚的场景。纤细的少年像是雪堆出来的一样,紫色的眸子复刻着仲夏特有的晚霞的颜色。最惹眼的莫过于透红的嘴唇,宛如冰沙尖儿上的一抹草莓酱汁,莹莹绯红的艳丽,好像还带着什么清新甘冽的山泉似的香气。

“可是他很好看啊。”桃生队长认为自己给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尤其是嘴唇。”

“那是唇彩。色号我都看得出来。”岚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看见队长一脸困惑的表情,感觉头更疼了,“……唉,真是直男Alpha。”

话一出口她就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是哪里不对呢?

 

09

濑川和神威陪着空汰坐在医务室里。

濑川大班长很扎心了。他万万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一开始是他看见那个叫桃生小鸟的漂亮女生,想要上去问问姓名却又踟蹰不前,空汰明明是一番好意想要帮他一把,谁知遇上了CLAMP剑道社的女选手,直接一个过肩摔把空汰撂倒之后就开始了一通乱揍。他甚至连那个女Alpha的动作都没看清空汰就再起不能了,最后甚至是神威上去摆平了这一道。

他感觉很羞愧,很内疚,很丢脸。

羞愧内疚丢了的濑川大班长走到了自己的副班旁边,递上一杯水:“抱歉空汰,我——”

“那个鬼咒岚。”空汰突然抬起头,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他,“是不是上午高二女子组个人赛的第一名啊?”

“?是、是啊,怎么……”

“我喜欢她!”空汰的眼睛亮得几乎要变成探照灯了,“强悍的冰雪美人!我!的!菜!”

“她可是你最讨厌的CLAMP的女子王牌哦!有‘女版桃生’的称呼哦!?”

“你看过《罗密欧与朱丽叶》没啊?”

“……她刚才把你揍成一个发泡的烂面饼哦?!”

“这就是我心意燃烧的证明!!!”

濑川景一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副班莫名其妙就沦陷了。这真的是自己的错。他痛心疾首地想回头跟神威商量商量该怎么帮空汰了却这段孽缘,却发现神威捏着那张小小的名片整个人都丢了魂儿似的。

濑川大班长感觉可扎心了

 

10

回到家的司狼神威也还是捏着那张小纸片舍不得放手。

他直愣愣盯着那几个数字,颠过来倒过去读,手指几乎就要够到放在床头的手机,却还是缩回了手,把名片一把拍到桌子上,自暴自弃般整张脸埋进枕头。

那个叫“桃生封真”的人的样子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干脆利落的身手,沉着冷静的态度,还有那双灿烂骄阳般的金瞳……

神威伸手往额头上一抹,抹下一手细汗。整个人昏昏沉沉发热,像是发烧了。再往枕头上看一眼,忘了卸的口红还印在了枕头上,这简直比第一次看到自己梦遗的场景还要羞耻。

不行啊司狼神威!

神威猛烈拍打着自己的小脸。

振作一点啊!一个Alpha而已啊!

 

11

爱岗敬业入职五年每次都稳拿模范员工的人民教师皇昴流现在感觉压力有点大。

要知道他的班上还从来没有出过什么Alpha和Omega的越界情况。虽然班上大多是年轻气盛的Alpha还有一个可爱乖巧的Omega可是大家从来都没有起过冲突,也没有狗血的三四五六七八角恋的肥皂剧上演。

然而这种良好的生态平衡似乎很快就要被打破了。

皇昴流站在讲台前。自己左前方一向沉稳的班长濑川景一同学一脸悔恨懊恼的表情,默默看着和他平行坐在教室另一边鼻青脸肿还敷着冰袋的副班长有洙川空汰。有洙川同学则满面红光地捧着自己的冰袋,时不时露出幸福的微笑。而坐在自己正前方的教室前排的学习委员司狼神威同学则眼神飘忽、心绪不宁,眼角耳梢还洇着浅浅的红晕。

……这什么修罗场啊。

皇昴流觉得得跟三位班委好好进行一场深入心灵的谈话。

首先当然是班长。濑川景一坐到办公室里显得坐立不安。皇昴流赶紧给他拿了盒果汁:“濑川同学,你是我们班的班长,我相信你一定知道,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学习,我也相信你一定能够处理好和同学们的关系……”

濑川同学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昴流叹了口气,决定不拐弯抹角了:“老师感觉你、有洙川同学和司狼同学最近的状态不太对。是发生了什么吗?愿意和老师说说吗?”

濑川景一立刻激愤了起来:“是这样的老师!都怪CLAMP学院!”

嗯……?

昴流老师一下子转不过弯来。他试探性地应了一声:“CLAMP学院?”

“是的!”濑川景一几乎要把果汁盒捏爆了,“这个周末我和空汰和神威一起去看了我们学校跟CLAMP的剑道比赛。上半场休息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很——嗯,呃,就是——很可爱的女孩子。她真的很可爱,头发是亚麻色的,卷卷长长的,笑起来也很好看,人也挺温柔的,我——嗯……咳咳……”

昴流看着自己的班长脸红如虾,给出一个心累但理解的微笑:“嗯嗯,然后呢?”

“然后……唉,都怪我!空汰看我不敢上去搭话就帮我去问她的名字,就在这时一个很暴力的女Alpha冲出来就是一通乱揍!神威过来跟她理论,然后CLAMP的剑道社社长不知道从哪里跑过来就贴着神威站着!还调戏他!”

皇昴流一下子严肃起来。看来事态比他想象得还要复杂,那个很可爱很可爱的女孩子也可以暂时忽略不计了。“我明白了。你回去吧,顺便帮我把有洙川同学叫过来好吗?”

空汰依旧是敷着冰袋捂着脸,然而就算一只眼睛肿的只剩一条缝了也遮不住他眼中的满满活力。

昴流老师担心地看着他:“有洙川同学,你是不是被CLAMP学院的人……”

“老师!我遇到了我的真爱!”

“哈?!”

空汰捧着冰袋笑得满面桃花:“啊是这样的,周末我不是和班长、神威他们一起去看剑道比赛吗?然后我们遇到了一个女生,我去帮班长问她的名字的时候,突然一道黑色的闪电闪过——我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一阵铺天盖地的拳头。哇,那种出拳的速度和力度真是让人折服啊!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空隙退开,就看见一个黑色头发的漂亮女生!我一想啊这不是今天早上女子个人赛的冠军吗!摘下面罩居然那么好看——老师我跟你讲,她的头发就像剪下来的夜晚的银河一样,黑亮亮的!而且是那种难得一见的冰山美人!哇这么厉害的美人真是……后来神威来了跟她理论,他们那个讨人厌的剑道社长也来了,后来大家就散了。她走的时候还跟我点头!真是太可爱了!”

“好了好了老师明白了。”昴流赶紧找个空子打断了空汰。他揉了揉太阳穴,把即将脱口而出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病哦”硬生生咽了回去,挤出一个疲惫的笑容,“那你能把司狼同学也给我叫过来吗?”

神威安静地半低着头,一如往常。

昴流老师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打起精神问:“那个CLAMP的剑道社长……”

话还没说完,神威的脸就红得跟番茄似的。

昴流老师僵着笑容摆摆手:“啊……那你们后来跟他们有联系吗?”

神威额头上开始冒汗了,快速摇了摇头。

那就暂时应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昴流悄悄松了口气,叮嘱了几句以后发生冲突要先告诉老师什么的,也不打算再为难神威了。

正想放他离开的时候,昴流闻到一股淡淡山泉般甘冽的味道。

唉,神威这孩子,怎么连抑制剂也忘了吃了。班上那么多Alpha,要是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但他作为一个Beta,似乎直接提醒他也不太好……于是他说:“司狼同学,记得注意自己的生理卫生哦。”

司狼同学脸还红红的,不明就里点了点头。

皇昴流给自己冲了杯咖啡,决定一时半会儿别想这档子事儿了。



TBC(大概)

 
评论(17)
热度(70)
© 寒冰之間|Powered by LOFTER